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需要性管理吗?(答新周刊记者问)  

2006-11-04 23:28:00|  分类: 两性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刚老师您好。
   
我是《新周刊》驻京记者***。
 
   
《新周刊》将在1115日推出新一期杂志,封面专题是性管理。本应当面拜访,至少电话联络你采访,但是看你的博客上说正在忙,所以试着先给你发邮件。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说回正题。如果你方便,能否就下面几个问题发表一下看法呢?
 
1
,你如何看待《性文明公约》?究竟什么是文明的性?它是否试图通过公约的方式干预社会伦理道德,这样做有可操作性吗?

方答:不愿意说明的原因,拒绝回答。谢谢理解。希望处理下面文字时,不要和性文明公约弄到一起。

2
 在中国目前的社会条件下,性(通称,围绕性的一切行为和观念,包括性行为和性产业)是更需要开放,还是更需要管理?

方答:性管理是一个荒唐的说法。你管的了吗?你凭什么管?该管成什么样?

性行为是私人生活,没人有权力管理它或让它开放,完全是个人的选择。性产业是商业问题,管理或开放取决于一个国家实行的经济政策是自由的市场经济,还是计划经济,不应该与对待其它产业有别,否则就是以道德价值观念介入商业运作。这等国家经济大事,不属于偶研究的范畴。

另外,当你问是需要开放还是管理的时候,背后的一个假定是,社会(包括政府)可以对私人的性行为说三道四,甚至制定规范。而这,是我要明确反对的。一个越是现代民主的社会,对私人生活,包括性的干预应该越少。所以,无论开放与否都是个人的事情,政府不应该管理,社会也不该管,贵刊不该管,我也不管。一定要管的话,就捍卫别人不被管的权利好了。

自然,我们说私人性不该管,是指它在私领域,如果它侵犯了别人的私领域,如强奸了,性骚扰了,那就是要管的。但这不是基于性价值观,而仍然是基于私人权利。


3
,在性文明前提下,对于性的管理遇到了很多难题。比如说在娱乐场发放安全套、给小姐办培训班等,都引起了争议,被指是在认可这些行为的合法性。那么在你看来,有没有一种承认客观现实前提下的有效管理方式?既能避免更大的伤害和损失,又不干涉个人的自由。
方答:

性文明是什么?我不知道。一种关于性的道德与价值观吗?那又是谁的道德与价值观?每个人是不一样的,社会不应该把一种自己认为(或多数人认为)对的价值观加给别人。

发安全套与办小姐培训,我不将它理解为管理行为,在我看来它们都是服务行为,是一种公共卫生的服务行为,或者说是社会健康服务行为,所有的批评是基于把它们看成了道德行为,批评的背后是有一种价值观的。这便是两种话语的冲突。在不同的层次和范围内说话的结果。

对性不该管理,但提供服务是可以的,如发安全套与小姐培训,在我看来就是服务性的。而不是规范性的管理。

不存在更大的伤害和损失,许多时候伤害的只是某些人的价值观。

 


4
,在这方面,你个人都作了哪些方面的努力?成效如何?

方答:没做什么。写写书,搞搞研究,可以算做什么吗?离直接影响社会还有一段距离。不好意思,以后努力。

5
,李银河曾经提议卖淫非罪化。你认为这是不是一种对性工作者的负责任的、有效的管理方式?
方答:我不太清楚具体的构想,所以不能说是不是负责任的,有效的方式。但我想,至少应该是对性工作者减少伤害与歧视的一种方式,其实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性工作者这个群体,同时也对购买性服务的人群具有意义,对整个社会具有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