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不合逻辑的男人  

2006-08-01 22:28:00|  分类: 性别话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合逻辑的男人

社会性别角色模式,简单地说,就是文化对男人和女人应该有的社会行为方式以性别为划分标准做的不同界定,比如“男主外女主内”、“男人勇敢刚强、女人温柔体贴”,等等。如果一个男人或女人不符合这些模式,就会被认为不是一个“好男人”或“好女人”。这些模式本质上由男权文化界定,是为男权文化服务的。

长期以来,随着女性主义及妇女解放事业的发展,关于女人社会性别角色的模式化界定受到了系统的颠覆。近二三十年来,男人解放运动也在欧美兴起,成为两性平等运动的一部分。男人解放运动致力于颠覆传统的男权文化对男人的模式化界定,认为这些界定是有害男人的,是以一种文化压力来剥夺男人作为个人选择的自由的。

  男人被要求刚强、勇敢,有泪不轻弹,轻伤不下火线,事业成功,勇于独自承担责任,等等。应该说,这些都是优良品德,本无可厚非。但男性解放主义所要反对的,是将这些品德的极端化,凡是不符合这些品德的人都因此受到歧视的状况。而且,凡善良美好的品德,应该是不分男女的。传统的男权社会,将一些品德加给男人,另一些加给女人,通过对男女不同的性别塑造,完成了歧视与偏见的建构。这,正是我们要反对的。

  本文,便试图借用一些常见的逻辑形式,来对一些男人社会性别角色的模式进行检验,从而揭示其荒谬之处。

逻辑学的直言命题有四种形式,分别是:全称肯定命题,简称A命题;全称否定命题,简称E命题;特称肯定命题,简称I命题;特称否定命题,简称O命题。这四种命题间的关系,可以用逻辑方阵来表示,其中,A与O、E与I之间,呈矛盾关系,具有矛盾关系的两个命题既不能同真,也不能同假;A和E呈反对关系,不能同真,可以同假;I和O呈下反对关系,可以同真,不能同假;A和I、E和O呈从属关系,全称命题蕴涵特称命题。

让我们看一看对男人社会性别角色的一些常见要求,比如,“所有男人均应事业成功。”这是一个全称肯定的A命题,但是,事实上,现实生活中确实有许多男人事业不成功,也就是说,“某些男人事业不成功”,即特称否定的O命题。在逻辑学的逻辑方阵中,A命题和O命题是矛盾关系。也就是说,不能同真,也不能同假。因此,性别文化对男性社会性别角色的要求,便与现实发生了冲突,可见这一要求本身是不正确的。如果我们坚持这一要求,就等于认为那些“事业不成功的男人”不是男人,从而对普通男性进行了一种贬损。

对必须事业成功才算一个名符其实的男人的这一文化定义,将巨大的压力加在男人身上,男性解放主义者便要将这一压力卸除,还给男人一个作普通男人、享受平常生活的权利。

再来看一个关于男人的概念化界定:“男人都好色。”所谓“没有猫不吃腥的”。但可能正是因为认识到了现实与此不符,所以说这话的人,往往会加上一句:“只有个别男人不好色。”

“男人均好色”与“只有个别男人不好色”,前者是A命题,全称肯定。后者是O命题,特称否定。而逻辑方阵告诉我们,A和O是矛盾关系,上面的直言命题同样是有问题的。

如果改成下面的公式又怎样呢:

 

有些男人好色。

有些男人不好色。

 

前者是I,特称肯定命题;后者是O,特称否定命题。这便成了一对下反对关系。具有下反对关系的命题,可以同真,不能同假。如果其中一个命题真,另一个命题真假不定;如果其中一个命题假,则另一个命题真。由下反对关系,我们可以知道,上述两个命题都存在真命题的可能性,是真实的。

这一推论的过程告诉我们,我们只可以清楚地说,某些男人如何,另一些男人如何,而不能说“所有男人”如何。当我们以“男人”代替“某些男人”的时候,歧视与伤害便开始了。

我们的文化还认为,男人比女人力气大,或者男人比女人更理性,男人比女人更具有领导才能,等等。这些断言中的“男人”,实则上仍是指的“所有男人”,“女人”也指的是所有“女人”。

我们挑“男人比女人力气大”这个论断,看他是如何得出的呢?是对全体男人和全体女人做一次普查后得出的吗?显然不是。而只可能是这样得出的:

 

A男人力气比B女人力气大。

C男人力气比D女人力气大。

因此,男人力气比女人大。

 

这便符合逻辑学上的直言三段论形式。我们看到,这里的两个前提都是特称肯定命题,而根据直言三段论的规则,两个前提中有一个特称,结论也是特称,所以,两个特称的前提更不可能得出一个全称的结论。事实上,无论多少个特称前提加在一起,只要这些特称没有将所指示的对象全体包括在内,也不可能得出关于这一对象的一个全称结论。

女性主义重建社会性别的一个关键论点便是:“个体的差异永远大于群体的差异”。所以,不要因为某个男人和某个女人的差异,就认为男性与女性的差异也是这样的。当我们站在男性性别革命的视角来思考社会文化对性别模式的塑造时,这同样可以作为重要的指导思想。

按着上面的同等推理,我们也不能够得出“男人比女人更理性”、“男人比女人更具有领导才能”等等这些论断。

传统的男权文化还否定男人爱美和追求美的权利。女人怎么爱打扮都没有关系,如果一个男人像女人一样关注自己的外貌,也会被视为缺少男性气质,“不像个男人”,受到歧视与偏见的对待。且看此例:

 

所有女人都爱美。

所有男人都不是女人。

所以,男人不爱美。

 

换成逻辑公式便是:

 

所有的M都是P

所有的S都不是M

所以,所有的S都不是P

 

逻辑学告诉我们,这一推理形式是错误的,是无效推理,这个推理是前提真而结论假。这也便仿佛是说:所有的人都是要死的。所有的猴子都不是人。所以,所有的猴子都不是要死的。但正是这样荒诞的逻辑,一直成为对男人施压的工具。

让我们来看一个有效的逻辑推理形式,即:

 

所有M都是P

S是M

所以,S是P。

 

这是一个正确而有效的推理形式,具有它的推理形式的任一推理都不会出现真前提和假结论。我们因此可以用它来检验和反驳关于男人社会性别角色的另外一些断定。

比如,我们的文化一直要求男人“轻伤不下火线”。媒体过去习惯报道的英雄模范形象,都是病倒在工作岗位上,然后人们在他的衣袋里发现几张没有出示过的病假条。对男人健康的蔑视到了这样一种程度,仿佛男人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不会生病。这一荒唐的思维方式,可以按上面有效逻辑推理的形式来反驳:

 

所有人都会生病。

男人是人。

所以男人是会生病的。

 

除非你否定男人是人,或否定人会生病,你就无法否定这一推理。

通过上面几个小例子,我们已经看到,男性解放运动,其实强调的是个体的差异与权利,强调的是多样性,反对否定个体差异,强加给男性群体一个标准模式的文化。以逻辑学为武器,可以很容易使其曝露出种种荒诞之处。

我们也许可以这样说:男权文化,本身便是不合逻辑的。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