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抢救濒临破碎的婚姻  

2008-06-03 17:09:00|  分类: 咨助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抢救濒临破碎的婚姻

 方刚
(本文选自方刚著<方刚情爱咨助系列>之<告别离婚>,重庆出版社2006年版,当当网有售. 方刚读者交流信箱: )

中国有句老话形容婚姻:“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我以为这其实是说,外人实在没有资格对别人的婚姻品头论足。但问题是,中国还有一句话:“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所以,对于那些向我咨询婚姻困境的人,我总是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好在我不是开业的咨询师,完全是以作家身分作这种义务的咨助,发表个人看法,所以对与错,估计不会有人来起诉我。

我们生活的时代毕竟不同于二三十年前了,如今离婚已呈普遍化趋势,那些处于婚姻困窘中的当事人,无力超脱,不知如何才能解决,他们脑子里首先便会想到离婚。毕竟,离婚是彻底而永久的解脱。但问题是,极度的困窘会使人处于非理智状态,只想着解脱后的轻松,从而忽视婚姻中许多有价值的东西。如果在气头上采取决然的方式,我肯定他们事后会悔青了肠子,至少是怅然若失。

所以,当我意识到一桩婚姻其实是很有价值的,而当前种种看起来似乎是不容调和的矛盾只是表面现象时,我总是竭尽全力维护这份婚姻。

 

18年的婚外恋

哲是一位年近五十岁的商人,同妻子合开一家公司。在一个十分忙乱的下午,他作为不速之客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我还是很快被他的讲述所吸引,并于忙乱中沉静下来,听他这段18年的婚外情。事实上,这是我至今为止直接接触到的维持时间最长的一段婚外情。

18年前,哲与他当时的同事H发生了关系,那时他已婚,而H刚刚毕业分配到他的手下。哲的妻子晨有一次去哲的单位,让她十分惊愕的是,有一个女孩子对她恶狠狠的,存心将水泼到她脚上,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撞她,还狠狠地摔门。那个女孩子便是H,晨敏感地意识到H与自己的丈夫有某种关系,但她第二次见到H,却是在18年之后。

这18年间,H结婚,又离婚,再结婚,再离婚。其间,她与哲的关系从来没有中断过。哲后来调到别的单位,又到北京工作,18年间人生几度变迁,不变的是这对恋人隐秘的情感。两度婚姻失败的H,也已然四十多岁了,决定带着孩子独身,哲是她生命中惟一的男人。

已是私有大公司经理的哲,除了妻子与H,生命中竟也未曾再有过另外的女人。不乏追求他,乐于与他发生短暂性关系的女人,甚至应酬场合也要陪客人出入色情场所,但是,哲确实再未碰过别的女人。他因此相信,自己是一个很本分的男人。他也确实是。

因为分居两地,哲与H见面的机会其实很少,通常一两个月见一面,最多时八个月未见。我认为这“一日曝十日寒”的约会,也是他们感情维持长期不变的一个重要因素。如果不出现变数,哲极有可能将这婚姻与外遇都一直很好地维持到生命的终点。但是,在见我之前约一年,晨确证了这份婚外情的存在。

事件的三方被卷进了为时近一年的痛苦纠缠中。我也先后多次见到了三方。晨第一次见我时,一边哭泣一边出示了三个摔坏的手机,她告诉我,这都是哲与H通电话用的。他一再保证与H断绝关系,但一再地违背诺言。晨对他布下了天罗地网,包括查电话清单,所以他只能用手机。在三个手机被摔后,晨认为哲采取了磁卡电话的形式与H交流。晨挽起袖子,向我出示了几道清晰的抓痕,她说这是约H面谈时,被她抓的。在晨的讲述中,H是一个凶神般的女人。

我与H通了电话,她也将晨描述为一个恶婆,并说几次见面商谈三人间的事情,都是晨先挑剔,并动手打她的。晨采取很传统的方式向H单位的领导反映H的“道德问题”,而H的报复便是到晨的母亲家门口贴骂晨的小字报。晨的母亲还住在原来的城市。

对于两个女人间的争斗,哲疲于应付,哄了这个再哄那个,向这个保证永不离婚,又向那个保证永远相爱。但两个女人间的战争没有结束,几乎每天都要在电话里互骂,然后又分别对哲哭诉。这个男人已经被折腾得精疲力尽了。

最让晨气愤的是,H竟对她理直气壮地大喊:“你占了他18年,现在到了还我丈夫、还我幸福的时候了!”晨哆哆嗦嗦地问我:“您说说,怎么她倒让我还她丈夫呢?”

我相信18年的感情是一份很深刻的感情,不是可以轻易断绝的。所以我一开始建议哲,表面上与H断绝关系,获得妻子的信任。反正他与H也极少见面,应该可以瞒得过去。哲答应试一试,但以失败告终。妻子不相信他,H也不甘寂寞,不断打电话到家里找他。

我又转而去做H的工作,这位原本在18年间都平静地接受一个在婚男人的女人,已被近来的一系列事件闹得失去了平静,非要一个说法不可了。

而此时,哲和晨,都想到了离婚,并且已经商讨财产分割了。晨说,她会将一切留给哲。

在参与这三角关系约两个月后,经历了一次次似乎永无休止的争端,对三个人的性情与背景有了更深了解,我才从那份对18年感情的感动中走出来,清醒地告诉他们:必然会结束的是这18年的婚外情,而不是婚姻。理由如下:

1,               哲与晨之间有一种无法割舍的,情同母子的感情。虽然妻子对丈夫如孩子般的呵护并非难得一遇,但我从未看到如晨眼中对丈夫的母亲般的疼爱,一次我坐在汽车里听她哭诉,哲开了车门躲出去,正哭着的晨做的是立即拿件衣服让他披上。而哲对晨的那种孩子般的依赖,也表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夫妻二人都对我说过,没有晨每件事每一天地“保护”着哲,他可能连生存的能力都没有。

2,               哲与晨间的感情很好,如果H的事情不败露,他们间没有任何冲突,甚至连夫妻间的正常争吵也极少。晨一直生活在幸福中,我们由此也可以想象,H事件对她的打击之大。但这打击,远不足以到使她离婚的地步。她对我陈述准备离婚的理由时是这样说的:“既然他觉得同H在一起幸福,我不能耽误他。”仍然是一种母亲般的疼爱,但这疼爱不足以真的使她走出婚姻。

3,               哲其实是通过H,来弥补与晨近似母子之爱的感情的某种欠缺。通过许多小事,我发现年届五旬的他因为晨的“保护”,至少在感情上一直没有真正成年。再多的补偿,也无法代替晨为他所做的。而哲已经习惯于晨的这种呵护了,这呵护绝对不是别的女人能够给允的,H更不能。

4,               有可能破坏婚姻的婚外恋是那种激情状态下的婚外恋,哲与H的关系在历经18年的若即若离之后,实质上已很平淡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转化为一种亲情了。但是由于晨的知情,事情的公开化而引起的一系列争端,却反而给这份感情注入了强心剂,使H和哲都产生了这感情很宝贵很伟大的错觉。

5,               H觉得她在18年间缺失太多,当她被逼入一种绝境时,正独身的她本能地想奋力一搏,争取一些获得“幸福”的希望。所以,她注定不可能配合我的建议,假装与哲断了关系,而达到逐渐恢复到事发前三方的平静状态。

6,               没有谁可以承受不断的争吵,没有谁能够在持续一年多的争端中不精疲力竭。晨精疲力竭了,但更主要的是,哲和H也都精疲力竭了。这就为他们之间感情的最终结束准备了条件。在一份看不到前景的感情使生命变得混乱不堪,甚至无以为继时,人的生存本能必然地会做出选择。而这选择,肯定是要首先使生活恢复平静,使自己的精神与体力得到康复。

让我略感意外的是,我原以为H和哲都不会轻易接受我的建议,没有想到我话一出口,他们也都无奈地承认,这段婚外情确实该结束了。看来,他们实在是被拖得太累了。爱成了痛苦,这爱便维持不了多久了。坦白而言,我内心是为这18年的感情存一些遗憾的。人总是不能冷静地确认什么是自己真正的幸福,总是想去获取那注定无法获取的“幸福”,于是连已有的也丢了。

相反,倒是晨,仍在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不断打电话给我,声称无法相信丈夫与H的关系断了,并絮絮叨叨地讲述我听过多遍的“证据”。这个女人,受的伤太深了。

 

不好意思说拒绝的娟

娟说自己之所以会错误地同浩结婚,责任在于自己感情上一直是很被动的。

浩是她的中学同学,从中学起便开始追求她,直到大学。娟认为自己已经隐晦地说清楚不希望同浩发展关系了,但浩似乎听不明白。她说自己不好意思明确地拒绝他,怕伤了他的自尊心。浩还是不断地出现在她的身边,帮她做这做那,所有的人,包括娟的父母都认为浩是娟的男朋友。但是,娟的心里对浩确实从来没有产生爱的感觉。她对别人说自己和浩没有什么关系,但大家都不信,浩还责怪她不应该对别人那么说。

就这样一年一年地过去了,娟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自己就到了和浩结婚的时候了。她对我解释说,如果不同浩结婚,会很伤害浩,毕竟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她又说,她真的没有爱过浩。

结婚之后,两个人不断为家务争吵。浩责怪娟不给他做饭,而娟也嫌浩不干家务活,洗衣、收拾房间,甚至灯管坏了,都是娟踩着椅子更换。娟的父母从老家到北京来,浩整天加班不在家,周末也不陪她的父母出去玩,娟更是十分气愤。浩对经济帐也把得十分严,两个人的开支明确分担,浩帮娟买了十几元的药,也拿着单子找她报销。而娟这时看到单位里其他夫妻间的亲密无间,特别是听说人家的丈夫在家里做这做那,便认准了自己的婚姻是个错误。

浩缺少浪漫,是个很平实的男人。娟说,同他生活在一起很乏味。

恰在这时,有一个男人追求娟,娟同样不知道应该如何拒绝,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被那个男人的追求牵着,稀里糊涂地上了床。有了外遇的娟体验到生命中另一种绝美的激情与色彩,原本被她称为“弃之可惜,食之无味”的婚姻此时也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留恋之处了,她在红杏出墙的第二天便想到了离婚。

娟征求我的意见,我向她更多地了解了她身边这两个男人的情况。于是我知道,那个正与她热恋的男人也已婚,而且对她说过不会离婚。娟与丈夫虽然有种种冲突,但更有许多志同道合之处,浩的处世能力很强,在娟的求学、工作中遇到困难时,浩总是一马当先冲在前面,替妻子解决各种问题,铺平道路。而且,浩表示不会同意离婚。

我于是对娟层层深入地进行分析:

1,               与娟热恋的情人已明确表示不会离婚,所以,娟是否离婚不应该考虑进他的因素。我相信那是一个久经情场的男人,而不像娟一样,因为第一夜的激情与浪漫便做出冲动的判断。

2,               娟对丈夫有两个主要的责难:一是家务问题上,如不爱干家务活,在经济上过分注意两人的分担;二是不够浪漫。这都不足以成为离婚的理由。前者只是个人的缺点和个性,不是致命的缺陷,而后者,我说:“婚姻原本容不下浪漫,这是它同外遇的重要区别之一。”

3,               除了不爱干家务活,浩在许多事情上都在帮助娟,事实上,我后来知道,浩对娟的生活的帮助与影响还是很大的。只是,她觉得这些都是浩应该做的,而不会审视一下这是否同样是需要珍惜的。

4,               娟自己在家务上,在对待浩的父母上,又是怎样的呢?在我的追问下,她承认自己是以怨报怨。我说,良好的婚姻容不得以怨报怨,而是双方都要有主动为对方付出的意识与行动。所以,她和浩的许多问题,可以靠着她的主动付出去修好,我相信一方的付出会导致另一方加倍的回报。

5,               虽然娟一直说自己没有爱过浩,但我无法相信她的话。她能够在那么长时间里一直接受浩――既便如她所说是“被动”的――也至少说明他们间是有感情的。娟错误地以为爱情就是激情,事实上许多爱情就是平平淡淡的,特别是当与浩这种缺少浪漫的男人相处时。更何况,娟还承认他们志同道和,这种感觉与爱是相辅相成的。

6,               娟与浩间的感情中,更多的是亲情,两个从中学时代一起走过来的人,太熟悉了,也就太平实了。处于外遇激情中的娟,会感到这种“亲情”是“鸡肋”,但对于婚姻而言,亲情是一种最高级的感情。我告诉她:亲情下的婚姻是最稳定的。想破坏掉,其实是很难的。

7,               我明确地告诉娟,我不认为她有能力离婚。离婚是一件极难的事情,对双方都是一场脱筋换骨的苦苦挣扎,以现在的娟,爱情与婚姻观念还不成熟,并不明确地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以及这所需要的价值倒底有多大,更没有为将要付出的做好准备,而且婚姻又没有走入绝路,她怎么可能会成功地离婚呢?更何况,如果如她自己所说,会担心拒绝浩的爱情会伤害他,就不会担心坚持离婚会伤害浩吗?

8,               我又借机说,这种怕伤害对方的感情就是一种爱呀。一个人爱一个人的感觉中,很重要的一点便是心疼这个人。她借口不好意思明确拒绝而嫁给了浩,并因同样的理由有了外遇,但在我看来,至少她对这两个男人都是很有感情的,所以才会在这么大的事情上“不好意思拒绝”。

娟当时接受了我的建议,但这并没有影响她此后在与丈夫发生争吵之后仍一再闹着离婚。我确信这只是她一时的情绪反应,她实在是没有能力离婚的,而且现在这婚姻,对她来讲确实也是很有价值的。

 

原本计划多写几则维护婚姻的例子,但选择起来却比较难,因为我忽然发现几乎所有当事人一度决定结束,而被我“维护”了的婚姻,都有一些重要的共同点:缺少激情与浪漫;一方或双方有外遇。最重要的是:一方或双方远未理解婚姻的实质,对婚姻和对方有太多太高的要求,缺少一份宽纳之心。

外遇被认为是婚姻稳定的最大挑战,这实在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错误的观念之一。外遇是最不应该成为离婚理由的一个理由,它本身总是极为脆弱的,只是在极罕见的情况下,外遇才会真正导致婚姻的破产,而这种“极罕见的情况”,往往又是有其它重要因素作辅助。当然,这需要另外的文章详细讨论了。

我给所有处于离婚冲动中的人士的建议是:拖一拖,等待冲动与激情过去,让自己再平静地审视一下,你对身边的这个人是否还有爱情或亲情。而测试的一个方法便是:假想这个人会突然伤残,甚至突然亡故,你是否会很心痛?也许,只有经过这样的测试,你才会慢慢悟出夫妻情爱的本质来。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