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转《南都周刊》文章:到了给裸体者以尊重的…  

2008-07-31 15:02:00|  分类: 两性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刚:到了给裸体者以尊重的时候了
http://news.QQ.com  2008年07月28日09:28   南方新闻网    我要评论(2839)

 

 

转《南都周刊》文章:到了给裸体者以尊重的… - fanggangvip - 性学家方刚博士

 

方刚,北京林业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心理学系教师,性学家,著有《男性要解放》、《转型期中国的性与性别》、《第三性男人》等。

前些天上网,一则关于三亚形成自发裸体海滩的新闻跃入眼帘。类似的新闻在过去十几年间,我几乎每个夏天都可以看到。所有这些报道,虽然用词不同,但都无一例外地以“有伤风化”、“政府应该加以整治”的基调作为结束。

 

就在看到三亚那则新闻的下午,我写了一则不足千字的帖子发到博客上,表示“支持并强烈呼吁设立裸体海滩”,却引来一片骂声。《新快报》后来以“性学家呼吁设立裸体海滩”为题加以报道,当天便被数十家网站转载,进一步引来舆论沸沸扬扬。

 

那之后的一周内,我接受了4家媒体的采访,并被邀请到一家网站做直播节目,谈自己支持建立裸体场所的观点。而与此同时,批评我的文章仍然以每天十数篇的速度出现在互联网上。

 

在我博客文章与相关新闻的后面,只有不足百分之一的支持声音,不足百分之十的理性批评,余下的便是千篇一律的咒骂了,主要是对我的老母、姐姐、妻子和女儿充分地施展他们的性幻想。这样的咒骂不值一提。孟子说:“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反躬自问,真理确实在我手里,即使对方有千军万马,我也要勇往直前。

 

裸体只是一种生活方式

裸体主义,往最最基础的、最最简单的层面说,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选择同性恋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单身或结婚不生育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吃素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不穿皮草是一种生活方式,选择某些时候不穿衣服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生活方式的关键处在于,那是当事人个人的选择,是属于私人的事情,只要没有直接伤害到别人的利益,比如选择偷窃、强奸或杀人,别人就不应该加以干涉。

 

裸体海滩在中国的出现,给我们一个机会,检省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社会是否有足够的宽容之心,懂得尊重别人的生活方式的选择,即使那是你内心非常反感的选择。

 

我们来看看,裸体者的生活方式是否侵犯了别人的权益?裸体者并不影响穿衣者对公共空间的使用,他们并没有在实际上侵犯别人的利益,只是伤害了某些人的价值观。因为我们的社会太习惯于将多数人认可的价值观视为天经地义的真理,一旦有人挑战就会被指责为伤害公众利益,所以我们才指责裸体者对穿衣者构成了伤害,即“有伤风化”,“强加”给穿衣者“视觉污染”。这是穿衣者自己定义的“风化”,并不符合包括裸体者在内的所有人的价值观,因此不能用来作为“真理”指责别人。我们一度也指责当街拥抱接吻的情侣“有伤风化”。但事实上,每个人有权利如何使用空间,只要没有强迫别人看,没有强迫别人参与,就不是侵犯他人的人权。而对少数人使用空间的方式加以剥夺,才是侵犯人权。

 

事实上,裸体者总是躲开穿衣者的目光,总是尽可能地回避穿衣者,到无人的地方偷偷地裸体。也就是说,虽然理论上他们在穿衣者中裸体并不侵犯别人的人权,但在主流社会的现实压力下,他们还是宁可妥协,放弃自己部分的权利来交换相安无事。

 

但即使如此,反对裸体的人们仍然不放过他们。我们的社会仍然用猎奇的、偷窥的目光在寻找他们,然后加以污名。

 

现在,到了给裸体者的生活方式以尊重的时候了,到了还裸体者基本人权的时候了。

 

一位多年来致力于推进弱势群体权益的朋友和我聊裸体主义,我说,你完全应该支持,因为裸体主义者也是弱势群体。她说,我不确定他们是不是弱势群体。

 

当一个人群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被剥夺的时候,当如此广大的土地上找不到他们可以自由活动、不受任何窥视与干涉的空间的时候,他们还不是弱势群体吗?

 

为裸体主义“拉面大旗”

我那篇博文备受批评的一个论点是,我在其中提出“裸体主义是一种生态主义”。很多批评我的文章说,裸体主义和生态完全不相关,我在拉大旗作虎皮。

 

是的,我是在拉大旗。当我们为被社会污名化的少数人群、弱势人群争取权利的时候,“拉大旗为虎皮”,实在是在中国社会现阶段一种不得不采取的策略,在我看来也是一种非常好的策略。比如,我们为同性恋者争取权益的时候,就总拉着防治艾滋病这一大旗,就是这种策略的一个体现。

 

但是,我们的“拉大旗”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有的放矢。也就是说,裸体主义确实是一种生态主义。如果我们对裸体主义的理念有一些了解,去读几篇裸体主义思想家的文章,就不难发现,倡导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是裸体主义的最关键、最核心的理念。

 

裸体主义者都是热爱大自然的人,他们向往全身心地融入自然之中,渴望天人合一的感觉,渴望人与自然交融一体。这不是热爱大自然是什么?这不是生态主义是什么?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不热爱自然的人会渴望裸体地进入自然,我们也无法想象一个真正热爱大自然的人不是一个生态主义者和环保主义者。

 

我们甚至可以进一步说,支持裸体主义,有助于促进社会的和谐。所谓和谐,不是排斥“异类”的和谐,而应该是每个人(包括少数派)的合法权利都能获得保障的和谐。当我们的社会真正接纳包括裸体主义者在内的少数人,为他们实现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提供保障的时候,而不是排斥和贬损他们的时候,那就是一个真正民主、进步的,一个真正多元的和谐社会。

 

一些批评的声音说,裸体主义是文明退化。而在我看来,多元的文化才是真正进步的文化,尊重不同生活方式选择的文明才是真正的文明;再比如说,有人认为裸体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因为它规定不能在公共场所裸露身体。事实上,正因为如此,我们才呼吁政府设立专门的裸体区域,使之合法。法规应该是与时俱进的。

“心中有粪则看见粪”

裸体主义备受争议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裸体让人们联想到性。一群人裸体在一起,又让人想到“聚众淫乱”。完全否认性与裸体有关,是难以令人信服的,但否认性与裸体主义有关,却是事实。

 

裸体主义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生命哲学,在其追求的理念当中,不包含性的成分。一个人自己在大自然中,一群同性别的异性恋者在大自然中,都是裸体主义实践,其中就没有性。只有在不同性别的异性恋者或同性别的同性恋者一起进行裸体主义实践时,性才变得敏感。但是,穿衣服的人之间也会有性吸引与性行为,游泳池里也会有带性色彩的窥视。性的敏感是裸体的附加品,不是裸体主义的追求本身。

 

成熟的裸体主义实践中,不否认性的影响因素,但会努力排除这种影响。比如裸体场所会有明文规定严格禁止凝视和评论别人的身体,即使夫妻之间也不能有性的亲昵动作,如果男性发生勃起应该有所遮挡……总之,裸体主义主张在自然的状态下轻视、忽视性反应,不让其影响到对大自然的融入。

 

我们反对因噎废食,也不能因为裸体使一些人想到性,就反对裸体主义。事实上,在西方成熟的裸体海滩等场所,人人坦然而纯净,在这种情境下想到性是需要特别努力的事情,有生理变化的男性非常罕见。

 

在反对裸体海滩的诸君子中,还有一些人担心,小孩子们看到裸体者会影响他们心理的健康发育,甚至会“助长邪念”。这种担心还是没有超出把裸体场所看作“淫秽场所”的误区,仍是建立在将身体等同于性,进一步又对性持羞耻感与罪恶感的基础上的,这同对性教育的回避是基于同样的推理。而在我看来,一切对于身体和性的敏感恰是因为被禁止接触,而如果有正面的、积极的、乐观的呈现,只会使青少年对身体与性采取更加平和的心态。看到裸体浴场里人们那样坦然地裸体相处,产生的不会是淫荡的念头,而是对裸体的平和态度。西方一些针对裸体场所的研究多次揭示,从小便和父母一起出入裸体浴场的青少年,心理更为健康,人生态度更为积极。

 

总之,那些一定要把裸体主义和性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人,是认为裸体必然引发性欲甚至性行为的人。这让我想到一个故事:苏东坡过桥,对面来一个小和尚。小和尚想占苏东坡的便宜,便说:“我看到一堆大粪。”苏东坡回应说:“我看到一朵莲花。”小和尚还挺得意,跑回庙里告诉师傅:我占了苏东坡的便宜,我说他是大粪,他却说我是莲花。老和尚说:你傻了吧,他才占了便宜呢,所谓“心中有粪则看见粪,心中有莲花则看见莲花”。

 

所以,拜托那些反对者,不要以穿衣的“淫”者之心,度裸体主义者之腹了。

 

裸体主义与女性歧视无关

有人认为倡导设立裸体海滩的背后潜藏着男权话语,因为从现有的关于三亚等裸体浴场的报道看,去海边裸体的人以男性为主体,女性极少参与。反对者担心女性真的全裸参与,有可能更容易被性侵犯。

 

他们说的是事实,担心也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们要追问的是:是什么使女性更少参与?是她们比男性更少热爱大自然吗?显然不是,相反,生态女性主义认为女性比男性更接近于大自然。女性参与裸体实践人数少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个实践让她们感到不安全。所以,我们要做的,是使她们增加安全感,使她们也可以满足自己的裸体主义需求。而达到这个目的的途径之一,便是设立公开的裸体海滩,倡导健康积极的裸体主义文化,对裸体场所进行严格的规范,等等。只有建立一个安全、可靠的社区和环境,女性才可以真正参与。

 

而且,参与不参与是每个人的权利,但是社会有义务为人们提供参与的机会和可能。也就是说,一个关注公民权利的社会应该有一个裸体海滩在那里,至少去不去,多少人去,那是私人的事,不是政府的责任了。

 

还有反对者说:那些美丽的身体去全裸,自然是赏心悦目之事,但有些很丑陋的身体也去裸体海滩,实在是没有自知之明,既自己丢脸又污染了别人的眼睛。我的反驳是:裸体主义不是人体秀,不是身段大比拼,原本就不是裸给别人欣赏的。况且,制定一个关于身体美丽的标准来对不符合这一标准的人进行贬损,本身就是一种霸权主义。更何况,退一万步讲,就算有一个公认的美丑标准,那么,脸长得丑的人也可以上街,没人会想到剥夺他们上街的权利,为什么身体不符合健美标准的人的裸体权利要受到剥夺呢?

 

更有一种批评的声音说:应该让方刚的老婆先去裸体。其背后的潜台词是:方刚倡导裸体海滩,他就应该先让自己的老婆去裸体给别人看。但是,首先,裸体主义不是为了看别人也不是为了给别人看,上述思维是建立在对裸体主义的无知之上的,其思维方式仍然是看了女人的裸体就占了很大便宜的思维,这才真正是“淫秽”的呢。其次,你怎么知道我会介意我的妻子去裸体海滩裸体呢?裸体主义者不会像你们那样思维。许多裸体主义场所都是夫妻,甚至一家老小几代人一起去的,他们在其中其乐融融。但是,这里有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任何人都不能够强迫别人的意愿,我的妻子反对我的建议,她不是一个裸体主义者,我不能因为要突显我的裸体主义者“风范”就强迫她去,那样,就是侵犯人权了。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对裸体浴场持激烈批评态度的人中,恐怕极少有人有耐心先去了解一下裸体主义是怎么一回事,有什么样的历史与主张。有一句名言:无知便是勇气,愚昧便是力量。有了这“勇气”和“力量”,才会以真理在握者的姿态,在那里大言不惭地“批判”。

 

我们在这里谈捍卫裸体主义者的权利,其对社会进步影响的意义远非仅体现在这一人群,而事实上是使所有人,包括那些反对裸体主义的人受益的。因为我们实际上是在通过裸体主义者这个样板,谈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平等权利与尊严,谈人与人间的相互尊重与包容。

 

那些一直试图剥夺少数人权益的人,不仅针对裸体主义者,也针对诸如同性恋者、性工作者、跨性别人群、乞讨者、小商小贩等少数派,做着同样的事情。这是由他们的立场决定的,这个立场就是:为了多数人,可以牺牲少数人。而在我所向往的人类社会中,即使是只有一个人坚持的合法权利,也应该得到保障。

 

基于这一点,我很高兴无意中被卷入这场争论,又被千夫所指。我希望自己可以是一个靶子,在被打击的过程中,公众可以开始思考和觉悟。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评论这张
 
阅读(5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