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咨助手记:为了尊严,选择离婚  

2008-10-01 15:04:00|  分类: 咨助手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尊严,选择离婚

 方刚

 (婚恋、情感咨询,写信给方刚:)

接触的婚姻困境越多,我便越多地劝当事人尽力保持这婚姻。这主要是因为我深切地感受到,没有哪份情感或婚姻是没有问题的,我们最急迫的任务是面对此婚姻中的问题,从中使我们自己成长。而不是幻想可以找到一份没有问题的婚姻。

但是,在荷第一次打电话给我,讲述她的婚姻状态时,我便主张她应该离婚,因为她的丈夫做的确实太过份了,而她的生活也太没有尊严了。

 

一,

荷今年45岁,孩子已经读高中二年级了。

荷的丈夫已经同一个至今未婚的女子陷入外遇三年多了,荷从一开始就知道,也从一开始就忍让。对于丈夫回心转意,她早已不抱希望,她现在的要求很简单:丈夫每天晚上回家吃饭、睡觉。但是,这一点可怜的要求都无法得到满足。

荷说自己的丈夫十分自私,结婚二十年了,从来没有买过一次菜、做过一次饭、洗过一件衣服、扫过一次地,孩子从小到大的学习与成长也都是荷一个人操心……二十年,丈夫连自己的袜子和内裤都没有洗过,荷包了全部的家务。

荷的丈夫有自己的理由:我是眼科医生,不能累着,否则做手术时会手抖。

但荷也是医生,她是外科医生。如果说眼科医生耗的是软体力,外科医生耗的则是硬体力。

我曾在一本书中用“三座大山”形容荷这样的女性。她们背负着工作、家务、孩子这三座大山,这便是中国式的妇女解放的副产品之一。

但是,荷说,她的丈夫在情人那里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年前,荷家同丈夫的情人同时买了新房。荷家的装修,丈夫从不过问,荷一个人买原材料,找装修队,只到验收搬家,丈夫甚至在搬家那天也照常上班,只是下班后去另一个不同的住处罢了。荷对此早已习惯,让她愤怒的是,一天她自己去装修城买东西的时候,竟然看到自己的丈夫正同情人在那里选购!而丈夫还跟在情人后面,拿着她的包。

荷说,从谈恋爱时起,两人外出,都是荷替丈夫拿着包,丈夫总是两手空空地走在前面。即使荷已经手提肩扛地负重了,他也是“甩手掌柜”。

荷当时的心酸可想而知。

情人有了自己的房子后,荷的丈夫就很少回家了,有时只是进门吃饭,吃完饭一抹嘴就走,一夜都不回来。被问及,也只是平淡地说:“我去她家住了呀。”好像一切理所当然。

荷无数次地考虑过离婚。但是,她怕影响已读高中的孩子的心情,也担心离婚之后没有地方住……荷身边所有人,都反对她离婚。

荷对丈夫提出最低要求:每天晚上回家,不要让儿子觉出异常,而且她一想到丈夫去那女人家住就受不了。她说:“你不回家就仿佛是当着我的面同她上床一样。你至少应该别让我知道呀。”

荷的丈夫对此仍然做不到,对妻子的感受毫不在意。对于自己的外遇,他一直理直气壮:我爱她!爱是权力。就是这两句话。他也不提出离婚,怕离婚分他一半家产。而那个情人似乎也并未要求他离婚。

而且,荷的丈夫仍然将自己的所有衣服都给妻子留下洗,然后恬不知耻地换上妻子洗好的干净衣服去情人家……

坦白而言,荷向我描述这一切的时候,我就很奇怪这个男人为何如此不知廉耻。因为种种原因的外遇,我是持理解态度的。爱确实是一种权力,但是,一个人还有关心家庭、孩子的义务,不能因为自己的权力而去伤害别人。荷在此事件中,已受伤太深。对于这样一个自私到了不可理喻地步的男人,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他已然快50岁的人,荷在过去三年里不断让步、不断妥协,已让步到了很少有哪个女人能够做到的地步,他仍固执己见,不为别人考虑,我们还能寄希望于他的回转吗?

我问荷:如果一切都不改变,这样过下半生,你甘心吗?

荷说,不甘心。

我又问,如果离婚后,你今生不得不一个人生活,你甘心吗?我之所以这样问,是替荷做了最坏的不得不独身的打算。

荷说,甘心。我现在这样同一个人过没有什么差别。

我说,那就离婚吧。

在我看来,荷的丈夫早已不属于她了,这个婚姻事实上已经不存在了。外遇本身不一定是离婚的理由,成为荷离婚理由的,是这个男人本身。

离婚会给荷带来很多伤痛,但长痛不如短痛。根据婚姻法关于离婚时财产分割倾向于“无过错方”的原则,荷应该可以保有现在的房产;这房子仍是分期付款,我帮荷算了一笔帐,她应该有能力自己支付余下的房款。

但这离婚可以等到一年之后,也就是孩子参加完高考,少影响他学习。那时再同儿子深入地谈一谈,相信他是会理解母亲的选择的。我还说,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同荷的儿子通电话。

我还说,要现在就将一年后离婚的意图告诉荷的丈夫。这也是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让他改过,多关心这个家庭。虽然我们都相信他几乎不可能有所改变。

我说,离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荷现在的生活太没有尊严!

荷的反应竟然是在电话里痛哭失声。

荷说,三年了,她都没有哭。今天听了我的话,终于哭了。因为我是第一个支持她离婚的人,她更感动于我那句关于她的生活没有尊严的话,这正是她现在生活状态的真实写照。

 

二,

几天后,我接到了荷发来的电子邮件。我们开始了网上交流。

 

方刚老师:

上次与您通话后我的眼泪哗哗直流,这么多年只有您能体会到我的痛苦和困惑。我和丈夫谈了我的想法一年后离婚,他竟然说好吧,分开没什么不好。昨晚全家外出回来,马上又去那女人那里。我只能把他当成这个丈夫不属于我的,心里才能平静。方刚老师,这样的婚姻维持还有意义吗?

方刚

 

×××,您好!

      这个丈夫当然已经不属于你了。所以不必再为他烦恼和自我折磨了。

     这样的婚姻当然没有维持的必要,你所需要的只是为了孩子再牺牲一年。早离早解脱。

   这一年也不要浪费,很多准备工作必须慢慢做,否则一年后也离不了。比如财产的分割,孩子的抚养,现在就要开始谈,对这种男人不用客气。但要私下进行,不要让孩子知道这谈判。

方刚

 

方刚老师:

     您好!我现在不知怎么办才好,我向丈夫提离婚,家人知道后都在阻拦,儿子也不答应。丈夫每周五六次还是要在那女人家过夜。而我又不能出声,我不知道怎么办?

方刚

 

×××,您好。

我没有太看明白。您已正式开始办离婚了吗?孩子怎么也知道了?不是说一年之后告诉他吗?

既然已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就一直走下去吧,别管那么多了。

原来是担心影响孩子学习,现在已经影响他了,同他好好谈,谈透了,要有耐心,他就会支持妈妈的。

一直走下去,走到头,达到目的为止。

退回来是死路一条。

方刚

 

方刚老师:

今天上午发给您的邮件是匆忙的,也没有讲清楚。当时我的心情很不好,因为丈夫昨晚又没有回来。

提到离婚问题确实很难,一是丈夫没有提出,分割财产会对我不利;他还可能转移财产。二是儿子不愿看到父母离婚,儿子是一个很重感情的孩子,我也不想伤害他。三是离婚后面对种种压力自己不知能否承受。我知道离开这个没有爱的婚姻我个人的感受会好一些,但以后要面对的问题自己是无法想象。

方刚老师,现在如果能解决我自己不平衡的心态就是:就是知道丈夫是在情人家过夜自己的心情也能平静下来,也许还能维持这个家。您能帮助我跨越这个心理障碍吗?我知道丈夫不想让离婚付出那么多的代价,他怕将自己的财产、社会地位、公众形象破坏,他希望“两全齐美”什么都没损害。这是一个极端自私的男人,他这样做总有一天会报应的!我是这样想的。方刚老师,经常打扰您很不好意思,我没办法,只有您理解我的苦衷。

 

 

×××,你好。

打扰我没有关系,真的。写电子信件这种方式对我打扰不大。

但是很抱歉,我没有办法让你平静地接受他不回家这件事。因为我自己都无法平静接受。

发送我以前关于离婚与不离婚,以及女人离婚后的情况的三个文章给你,供你参考。

别让他转移财产呀。看住了!

我不相信同这样的男人离婚,法院会让你财产受损失。多找些他外遇的证据!快些做这事。

 

这封信后,荷多日未来信。我以为一切都在艰难然而方向确定的进行中,没想到,一个月后,我突然收到了荷这样一封信:

 

方刚老师;

经过这段时间的考虑和咨询离过婚的朋友,我决定放弃离婚。衡量利弊离婚对我和孩子不利,对双方家庭不利,而且还成全他们。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大公无私”双手奉献出丈夫给第三者?家是我辛辛苦苦经营的,我没有理由要放弃,只有麻醉自己也能解脱丈夫不回家的心理障碍。教育好儿子,管理好家庭,善待好自己才是自己以后要做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会淡化一切。

方刚老师,中秋节到了祝您全家幸福快乐!

 

看信后,我很心疼,坐在电脑前好久什么事也没有做。

因为我清楚地看到,荷不可能寄希望于“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会淡化一切”的。他的丈夫不属于会回心转意、复归家庭的男人。我劝荷离婚的时候,并不是考虑这个男人的外遇,而更多是考虑他对家庭的不负责任,对妻子的毫不尊重,对基本亲情与良知的蔑视。这一切几乎不可能在荷的丈夫身上改变,荷所承受的困苦便也不会改变。她为什么还要承受下去呢?而且,这承受将是没有尽头的,将直耗到她生命的终止。我们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做赌博吗?我们有几次生命可以供这样耗下去呢?

看到她信尾那句“中秋节祝你全家幸福快乐”,我想象荷写此句时的心态,差点儿掉下泪了。

但我决定不再劝荷什么了,一个四十多岁女人的决定,不会再轻易变。

我只是回了短短几个字:

“也祝你中秋快乐。好运!”

我想,也许若干年后,还会收到荷的电子信件……

 婚恋、情感咨询,写信给方刚:

  评论这张
 
阅读(9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