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2010-11-10 14:10:00|  分类: 日志与公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完成了《台湾生态保护报告》一书,将台湾在生态环保上的先进经验介绍给大陆生态保护界,此书也即将在大陆出版。而我另一本书,书名的副标题便是“台湾与大陆的对比观察”,也正谋求在两岸同时出版。经我介绍,又有两位学者接受台湾夏潮基金会的邀请赴台,在他们的专业领域促进了两岸交流。 2006年首度赴台后的四年间,我参与的大陆学术会议中,经我便先后邀请台湾学者六人次到大陆参会,会议的交通等费用也由大陆主办方承担。至于自付交通费,由主办方提供食宿的台湾参会学者,人次就更多了。这些费用,累计远远超过了我当年作为“陆生补助”接受的4万元台币。在这个过程中,两岸的学术和学者个人,都得到了交流和成长。一位台湾学者经我介绍接触大陆学界后,现在非常活跃地奔走于两岸,每年都至少两次来大陆,参加各种学术交流。 以上是学术交流的成果,在民间层面,我和台湾各界也接触甚多。每次赴台,我都会带些小礼物送给台湾的朋友,有台湾朋友来北京,我则必请吃饭。餐桌上,两岸关系是必谈话题。 我和许多台湾人成了朋友,时常还会通信讨论一下两岸关系中的最新事件,沟通彼此的看法。高雄一家同性恋会所成立的时候,我还应邀写了赠词。台湾一位行为艺术家有三场表演中应有的文字材料,都是我帮助写的。 2006年我在台湾期间,便应大陆多家媒体的约请,撰写了十多篇介绍台湾的文章。我从台湾回大陆后,完成了一本18万字的台湾行记,这本书2009年在大陆出版,书名就叫《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首印1万册。与一般的游记不同,此书纪录台湾人的所思所想,帮助大陆读者了解和理解台湾人。至于我有博客上发表的关于台湾的文章,有的单篇点击量便超过10万。其中《在台湾,我寻找我的祖父》一文,还获得台湾《旺报》与凤凰网联合征文的优秀奖,据说感动了大批的两岸读者。 2009年,我在台湾期间,正好赶上88水灾,我还向灾区捐款3000元新台币,至今保存着有关方面给我的收据。 几次赴台,我也更逐渐更深刻了解台湾社会和台湾人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也更加深刻了,两岸观也更加开放和包容。几乎每天,我

 后完成了《台湾生态保护报告》一书,将台湾在生态环保上的先进经验介绍给大陆生态保护界,此书也即将在大陆出版。而我另一本书,书名的副标题便是“台湾与大陆的对比观察”,也正谋求在两岸同时出版。经我介绍,又有两位学者接受台湾夏潮基金会的邀请赴台,在他们的专业领域促进了两岸交流。 2006年首度赴台后的四年间,我参与的大陆学术会议中,经我便先后邀请台湾学者六人次到大陆参会,会议的交通等费用也由大陆主办方承担。至于自付交通费,由主办方提供食宿的台湾参会学者,人次就更多了。这些费用,累计远远超过了我当年作为“陆生补助”接受的4万元台币。在这个过程中,两岸的学术和学者个人,都得到了交流和成长。一位台湾学者经我介绍接触大陆学界后,现在非常活跃地奔走于两岸,每年都至少两次来大陆,参加各种学术交流。 以上是学术交流的成果,在民间层面,我和台湾各界也接触甚多。每次赴台,我都会带些小礼物送给台湾的朋友,有台湾朋友来北京,我则必请吃饭。餐桌上,两岸关系是必谈话题。 我和许多台湾人成了朋友,时常还会通信讨论一下两岸关系中的最新事件,沟通彼此的看法。高雄一家同性恋会所成立的时候,我还应邀写了赠词。台湾一位行为艺术家有三场表演中应有的文字材料,都是我帮助写的。 2006年我在台湾期间,便应大陆多家媒体的约请,撰写了十多篇介绍台湾的文章。我从台湾回大陆后,完成了一本18万字的台湾行记,这本书2009年在大陆出版,书名就叫《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首印1万册。与一般的游记不同,此书纪录台湾人的所思所想,帮助大陆读者了解和理解台湾人。至于我有博客上发表的关于台湾的文章,有的单篇点击量便超过10万。其中《在台湾,我寻找我的祖父》一文,还获得台湾《旺报》与凤凰网联合征文的优秀奖,据说感动了大批的两岸读者。 2009年,我在台湾期间,正好赶上88水灾,我还向灾区捐款3000元新台币,至今保存着有关方面给我的收据。 几次赴台,我也更逐渐更深刻了解台湾社会和台湾人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也更加深刻了,两岸观也更加开放和包容。几乎每天,我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上网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联合报》网站,或凤凰网的台湾频道,看当天的台湾新闻,对台湾的种种社会事件也非常关注。和台湾朋友聊天,常有人会惊异地说我是“台湾通”。 我在大学讲课时,常引台湾的事例为例,至少有三讲的内容是以台湾性别现状的介绍为主的。这些都是我在台湾两个月考察,以及后续学术交流的所得。大陆的青年学生得以更多了解和理解台湾,这有助于他们包容与开放的两岸观。 我想说的是,两岸的交流也好,不同国家间的交流也罢,即使存在一些不足,存在一些负面的影响,总体上一定是好的,一定是有助于两地人民的更加了解,有助于友谊与和平的。 郑弘仪粗口骂马英九事件后,台湾某电视台曾采访一位正在台湾访学的陆生,她便说,对于那些算计给了陆生多少补助的人来说,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些,看到更长远的利益回报。 以我的经历来看,“陆生补助”曾使我深深受益,对我后来的学术生涯的影响都一直发挥着直接和间接的作用。但由我这个个人开始的两岸交流,同样也使包括台湾人在内的两岸人民受益。毕竟,和平、友好、理解、包容,这些是钱无法买到的。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后完成了《台湾生态保护报告》一书,将台湾在生态环保上的先进经验介绍给大陆生态保护界,此书也即将在大陆出版。而我另一本书,书名的副标题便是“台湾与大陆的对比观察”,也正谋求在两岸同时出版。经我介绍,又有两位学者接受台湾夏潮基金会的邀请赴台,在他们的专业领域促进了两岸交流。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

2006年首度赴台后的四年间,我参与的大陆学术会议中,经我便先后邀请台湾学者六人次到大陆参会,会议的交通等费用也由大陆主办方承担。至于自付交通费,由主办方提供食宿的台湾参会学者,人次就更多了。这些费用,累计远远超过了我当年作为“陆生补助”接受的4万元台币。在这个过程中,两岸的学术和学者个人,都得到了交流和成长。一位台湾学者经我介绍接触大陆学界后,现在非常活跃地奔走于两岸,每年都至少两次来大陆,参加各种学术交流。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 以上是学术交流的成果,在民间层面,我和台湾各界也接触甚多。每次赴台,我都会带些小礼物送给台湾的朋友,有台湾朋友来北京,我则必请吃饭。餐桌上,两岸关系是必谈话题。

我和许多台湾人成了朋友,时常还会通信讨论一下两岸关系中的最新事件,沟通彼此的看法。高雄一家同性恋会所成立的时候,我还应邀写了赠词。台湾一位行为艺术家有三场表演中应有的文字材料,都是我帮助写的。

上网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联合报》网站,或凤凰网的台湾频道,看当天的台湾新闻,对台湾的种种社会事件也非常关注。和台湾朋友聊天,常有人会惊异地说我是“台湾通”。 我在大学讲课时,常引台湾的事例为例,至少有三讲的内容是以台湾性别现状的介绍为主的。这些都是我在台湾两个月考察,以及后续学术交流的所得。大陆的青年学生得以更多了解和理解台湾,这有助于他们包容与开放的两岸观。 我想说的是,两岸的交流也好,不同国家间的交流也罢,即使存在一些不足,存在一些负面的影响,总体上一定是好的,一定是有助于两地人民的更加了解,有助于友谊与和平的。 郑弘仪粗口骂马英九事件后,台湾某电视台曾采访一位正在台湾访学的陆生,她便说,对于那些算计给了陆生多少补助的人来说,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些,看到更长远的利益回报。 以我的经历来看,“陆生补助”曾使我深深受益,对我后来的学术生涯的影响都一直发挥着直接和间接的作用。但由我这个个人开始的两岸交流,同样也使包括台湾人在内的两岸人民受益。毕竟,和平、友好、理解、包容,这些是钱无法买到的。

2006年我在台湾期间,便应大陆多家媒体的约请,撰写了十多篇介绍台湾的文章。我从台湾回大陆后,完成了一本18万字的台湾行记,这本书2009年在大陆出版,书名就叫《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首印1万册。与一般的游记不同,此书纪录台湾人的所思所想,帮助大陆读者了解和理解台湾人。至于我有博客上发表的关于台湾的文章,有的单篇点击量便超过10万。其中《在台湾,我寻找我的祖父》一文,还获得台湾《旺报》与凤凰网联合征文的优秀奖,据说感动了大批的两岸读者。

后完成了《台湾生态保护报告》一书,将台湾在生态环保上的先进经验介绍给大陆生态保护界,此书也即将在大陆出版。而我另一本书,书名的副标题便是“台湾与大陆的对比观察”,也正谋求在两岸同时出版。经我介绍,又有两位学者接受台湾夏潮基金会的邀请赴台,在他们的专业领域促进了两岸交流。 2006年首度赴台后的四年间,我参与的大陆学术会议中,经我便先后邀请台湾学者六人次到大陆参会,会议的交通等费用也由大陆主办方承担。至于自付交通费,由主办方提供食宿的台湾参会学者,人次就更多了。这些费用,累计远远超过了我当年作为“陆生补助”接受的4万元台币。在这个过程中,两岸的学术和学者个人,都得到了交流和成长。一位台湾学者经我介绍接触大陆学界后,现在非常活跃地奔走于两岸,每年都至少两次来大陆,参加各种学术交流。 以上是学术交流的成果,在民间层面,我和台湾各界也接触甚多。每次赴台,我都会带些小礼物送给台湾的朋友,有台湾朋友来北京,我则必请吃饭。餐桌上,两岸关系是必谈话题。 我和许多台湾人成了朋友,时常还会通信讨论一下两岸关系中的最新事件,沟通彼此的看法。高雄一家同性恋会所成立的时候,我还应邀写了赠词。台湾一位行为艺术家有三场表演中应有的文字材料,都是我帮助写的。 2006年我在台湾期间,便应大陆多家媒体的约请,撰写了十多篇介绍台湾的文章。我从台湾回大陆后,完成了一本18万字的台湾行记,这本书2009年在大陆出版,书名就叫《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首印1万册。与一般的游记不同,此书纪录台湾人的所思所想,帮助大陆读者了解和理解台湾人。至于我有博客上发表的关于台湾的文章,有的单篇点击量便超过10万。其中《在台湾,我寻找我的祖父》一文,还获得台湾《旺报》与凤凰网联合征文的优秀奖,据说感动了大批的两岸读者。 2009年,我在台湾期间,正好赶上88水灾,我还向灾区捐款3000元新台币,至今保存着有关方面给我的收据。 几次赴台,我也更逐渐更深刻了解台湾社会和台湾人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也更加深刻了,两岸观也更加开放和包容。几乎每天,我 2009年,我在台湾期间,正好赶上88水灾,我还向灾区捐款3000元新台币,至今保存着有关方面给我的收据。

几次赴台,我也更逐渐更深刻了解台湾社会和台湾人民,对这片土地的感情也更加深刻了,两岸观也更加开放和包容。几乎每天,我上网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联合报》网站,或凤凰网的台湾频道,看当天的台湾新闻,对台湾的种种社会事件也非常关注。和台湾朋友聊天,常有人会惊异地说我是“台湾通”。

 我在大学讲课时,常引台湾的事例为例,至少有三讲的内容是以台湾性别现状的介绍为主的。这些都是我在台湾两个月考察,以及后续学术交流的所得。大陆的青年学生得以更多了解和理解台湾,这有助于他们包容与开放的两岸观。

我想说的是,两岸的交流也好,不同国家间的交流也罢,即使存在一些不足,存在一些负面的影响,总体上一定是好的,一定是有助于两地人民的更加了解,有助于友谊与和平的。

      陆生补助,给台湾带来了什么?         方刚    (2006年“陆生补助”受益者,现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 2010年11月7日,台湾名嘴郑弘仪在一次绿营集会中大骂马英九,用上了“三字经”,引起台湾社会哗然。郑弘仪骂马英九的一个理由,便是所谓台湾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学习的补助计划。国民党对此做出回应,称陆生补助在陈水扁执政时就有,而非马英九的发明,陈水扁时代是每个赴台陆生最高补助4万元台币,而现在国民党执政后最高只补助3万元台币。10日,国台办对此也做出回应,表达了支持两岸教育交流的看法。 给大陆赴台的研究生补助,倒底能够给台湾带来什么?对台湾的利大,还是弊大?对两岸交流有什么帮助? 本人曾是“陆生补助”的受益者,2006年赴台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学术交流。我想以自己为例,来做一下说明。 我当时接受的是台湾“陆委会”下设的“中华发展基金会”专项对大陆硕士生、博士生赴台短期研修的资助。为期两个月,总额是4万元新台币。而那是2006年,即陈水扁执政时期。也就是说,我可以证明,这项资助确实不是马英九增加的,而是陈水扁时期就有的,而且确实比现在的3万元还多1万元。 我在台湾两个月,对于后来两岸学术界与民间的交流,都有很多促进。 以学术为例,在台湾期间,我收集进行博士论文所需要的材料,完成了我博士论文中重要的理论建构。我的博士论文中有一章便是进行两岸的对比研究的。论文完成后,于2009年在台湾最先出版。 在台湾期间,我广泛访问了台湾各地性别研究界的学者,和其中许多人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共同完成了多项研究。比如,从台湾回来后四年间,我和淡江大学一位教授共同完成了四项两岸大学生的对比研究,同时发表在台湾和大陆的学术期刊上。台湾一些学者需要查阅大陆学术文献及资料,我也多次帮忙完成。 因为这次台湾考察带来的机缘,我后来又两度受邀赴台。一次是参加中央大学性/别研究所的会议,一次是受台湾夏潮基金会邀请去考察,夏潮基金会是民间机构,资助我在台湾考察一个月。我回来

郑弘仪粗口骂马英九事件后,台湾某电视台曾采访一位正在台湾访学的陆生,她便说,对于那些算计给了陆生多少补助的人来说,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一些,看到更长远的利益回报。

以我的经历来看,“陆生补助”曾使我深深受益,对我后来的学术生涯的影响都一直发挥着直接和间接的作用。但由我这个个人开始的两岸交流,同样也使包括台湾人在内的两岸人民受益。毕竟,和平、友好、理解、包容,这些是钱无法买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