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最让我开心的教师节礼物  

2010-09-10 10:11:00|  分类: 课堂教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晚上,收到两份最让我开心的教师节礼物.

时立刻想起了您在课上讲的如何看待各种不同的性观念,如出一辙。确实,您给我们灌输的思想不仅适用在“性”方面,在其他更多极富争论的领域也适用,有多少种幸福观就有多少种美。 再次祝您教师节快乐,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学生:** **,好. 你的信让我感到温暖. 这是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你的收获,正是我想给予你们的. 你的信,是一个作教师的人最欣慰的事. 谢谢你. 方刚

第一个,是一位大一新生,发短信告诉我,她之所以选择报考北林心理系,是因为读中学时便看过我的文章,知道我在这里.好奇怪,我竟然在中学生中也有粉丝,哈.

第二个,是晚上回到家,收到一位以前的学生的电子邮件.来信及我的回信如下,分享:

截图了,作为附件附上。 距离上您的“两性”课已经过去1年多的时间了,能够在北林遇到像您这样思想活跃的老师,我觉得很惊喜也很庆幸。您的课让我重头反思人权和平等的真正意义。 我记得当时您说:如果能够带着两性的视角去看问题,那么你在很多领域都会很有成就。我当时不太理解,现在我逐渐有点明白了,您教我们的一种看待问题的方法。 这几日在读英国才子阿兰·德波顿的《幸福的建筑》,其中有这么一段话:“建筑如果让我们觉得讨厌也并非由于它们干犯了一种私人的以及神秘的视觉偏好,而是因为它们与我们对何为正当之生存的理解起了冲突——也由此解释了针对何为适宜的建筑所适宜的建筑所展开的争论为什么会如此严重而且恶毒。”我当方老师:
   好久不见。
   想必明天您的邮箱里会塞满教师节的祝福邮件吧,那我就提前一天祝您教师节快乐!时立刻想起了您在课上讲的如何看待各种不同的性观念,如出一辙。确实,您给我们灌输的思想不仅适用在“性”方面,在其他更多极富争论的领域也适用,有多少种幸福观就有多少种美。 再次祝您教师节快乐,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学生:** **,好. 你的信让我感到温暖. 这是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你的收获,正是我想给予你们的. 你的信,是一个作教师的人最欣慰的事. 谢谢你. 方刚
   其实平日里就想问候一下您,但是总是没什么缘由,这些林林总总的节日也就是让我们找到一个给您写信的理由。
   几日前在新浪博客首页看到你的博文,而且还是头条,看来您还是活跃在舆论的前沿,为您的理想而奋斗着。当时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把页面截图了,作为附件附上。
   距离上您的“两性”课已经过去1年多的时间了,能够在北林遇到像您这样思想活跃的老师,我觉得很惊喜也很庆幸。您的课让我重头反思人权和平等的真正意义。昨天晚上,收到两份最让我开心的教师节礼物. 第一个,是一位大一新生,发短信告诉我,她之所以选择报考北林心理系,是因为读中学时便看过我的文章,知道我在这里.好奇怪,我竟然在中学生中也有粉丝,哈. 第二个,是晚上回到家,收到一位以前的学生的电子邮件.来信及我的回信如下,分享: 方老师: 好久不见。 想必明天您的邮箱里会塞满教师节的祝福邮件吧,那我就提前一天祝您教师节快乐! 其实平日里就想问候一下您,但是总是没什么缘由,这些林林总总的节日也就是让我们找到一个给您写信的理由。 几日前在新浪博客首页看到你的博文,而且还是头条,看来您还是活跃在舆论的前沿,为您的理想而奋斗着。当时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把页面
   我记得当时您说:如果能够带着两性的视角去看问题,那么你在很多领域都会很有成就。我当时不太理解,现在我逐渐有点明白了,您教我们的一种看待问题的方法。
   这几日在读英国才子阿兰·德波顿的《幸福的建筑》,其中有这么一段话:“建筑如果让我们觉得讨厌也并非由于它们干犯了一种私人的以及神秘的视觉偏好,而是因为它们与我们对何为正当之生存的理解起了冲突——也由此解释了针对何为适宜的建筑所适宜的建筑所展开的争论为什么会如此严重而且恶毒。”我当时立刻想起了您在课上讲的如何看待各种不同的性观念,如出一辙。确实,您给我们灌输的思想不仅适用在“性”方面,在其他更多极富争论的领域也适用,有多少种幸福观就有多少种美。
   再次祝您教师节快乐,身体健康,合家幸福~
学生:**
昨天晚上,收到两份最让我开心的教师节礼物. 第一个,是一位大一新生,发短信告诉我,她之所以选择报考北林心理系,是因为读中学时便看过我的文章,知道我在这里.好奇怪,我竟然在中学生中也有粉丝,哈. 第二个,是晚上回到家,收到一位以前的学生的电子邮件.来信及我的回信如下,分享: 方老师: 好久不见。 想必明天您的邮箱里会塞满教师节的祝福邮件吧,那我就提前一天祝您教师节快乐! 其实平日里就想问候一下您,但是总是没什么缘由,这些林林总总的节日也就是让我们找到一个给您写信的理由。 几日前在新浪博客首页看到你的博文,而且还是头条,看来您还是活跃在舆论的前沿,为您的理想而奋斗着。当时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把页面
**,好.
截图了,作为附件附上。 距离上您的“两性”课已经过去1年多的时间了,能够在北林遇到像您这样思想活跃的老师,我觉得很惊喜也很庆幸。您的课让我重头反思人权和平等的真正意义。 我记得当时您说:如果能够带着两性的视角去看问题,那么你在很多领域都会很有成就。我当时不太理解,现在我逐渐有点明白了,您教我们的一种看待问题的方法。 这几日在读英国才子阿兰·德波顿的《幸福的建筑》,其中有这么一段话:“建筑如果让我们觉得讨厌也并非由于它们干犯了一种私人的以及神秘的视觉偏好,而是因为它们与我们对何为正当之生存的理解起了冲突——也由此解释了针对何为适宜的建筑所适宜的建筑所展开的争论为什么会如此严重而且恶毒。”我当你的信让我感到温暖.
这是最好的教师节礼物.
截图了,作为附件附上。 距离上您的“两性”课已经过去1年多的时间了,能够在北林遇到像您这样思想活跃的老师,我觉得很惊喜也很庆幸。您的课让我重头反思人权和平等的真正意义。 我记得当时您说:如果能够带着两性的视角去看问题,那么你在很多领域都会很有成就。我当时不太理解,现在我逐渐有点明白了,您教我们的一种看待问题的方法。 这几日在读英国才子阿兰·德波顿的《幸福的建筑》,其中有这么一段话:“建筑如果让我们觉得讨厌也并非由于它们干犯了一种私人的以及神秘的视觉偏好,而是因为它们与我们对何为正当之生存的理解起了冲突——也由此解释了针对何为适宜的建筑所适宜的建筑所展开的争论为什么会如此严重而且恶毒。”我当
你的收获,正是我想给予你们的.
你的信,是一个作教师的人最欣慰的事.
谢谢你.
方刚
  评论这张
 
阅读(8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