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说:我们要多看台湾的优点(配图)  

2011-02-02 09:10:00|  分类: 日志与公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fanggang@vip.sohu.com )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说:我们要多看台湾的优点(配图) - 方刚 - 方刚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fanggang@vip.sohu.com )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fanggang@vip.sohu.com )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说:我们要多看台湾的优点(配图) - 方刚 - 方刚

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fanggang@vip.sohu.com )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两岸交流,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 方刚 我因为有机会几次往返海峡两岸,又因为喜欢写东西,所以几年间陆续写下近20万字的台湾观感,还出版了一本《你不知道的台湾地事人》,在台湾报纸上也多次发表大陆人看台湾的文章,互联网上传播的就更不在少数。 (我在台北两岸征文颁奖典礼上授奖,右一为我) 我的文章中,既有说台湾好的,也有批评台湾不好的。正如我写大陆的文章,同样有夸大陆好的,也有批评大陆不好的。 但我发现,至少是两岸许多青年网民有一个共同点:都受不了别人说自己不好。 我有一篇文章谈一些台湾人对大陆的许多认识还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对大陆充满偏见与歧视,其中所写都是我在台湾的亲身经历,绝无一句夸张。这文章在台湾的旺报发表后,在许多台湾的网站上被疯狂转发。一位台湾朋友告诉我,她在台湾大学的网站上看到过,后面跟满了学生们对我的咒骂。 同样,我也看到过一些台湾人谈在大陆不良观看的文章,在互联网上流传,后面同样跟着无数大陆网民对这作者的咒骂。 我们原来都如此“热爱”自己的家园,以至于我们无法容忍别人半句的批评。至于这批评的内容是否是事实,并不重要。只要是批评我们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都要加以愤怒地同声谴责。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在台北旺报两岸交流征文颁奖典礼致词) 我的博客里,有一篇文章,谈台湾的好。一天下午,有位网民留言,自称是台湾人,称赞我对台湾的了解和理解,同时谴责了那些不了解、理解台湾的大陆人几句。但仅一个小时之后,我再度看到他的评论,是跟在我另一篇关于台湾的文章后面,那篇文章只是客观地讲我了解的台湾情况,这同一个人的评论则变了口气,说我不够了解台湾。我不够了解台湾是很正常,但很奇怪的是,他指责我“说慌”。又过了一个小时,我又看到他新的留言,在我的一篇讲台湾不足的博文后面,评论的第一句便是“我鄙视你!”还有诸如“管好自己家的事,别对我们台湾指手划脚”之类的话。 我哭笑不得了。我一直承认大陆有太多的缺点,但这并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fanggang@vip.sohu.com )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台湾人与大陆人,对于夸奖对方的优点而指出自己的缺点比较敏感的一个原因,也许还在于两岸在某种意义上仍然存在“对立”状态,有积怨,更看不得别人说对方比自己强。 对此,还是在前面提到的那次颁奖典礼上,张铭清还讲到,人与人之间如果结怨,有三种处理方式。一种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一种是相逢一笑泯恩仇,一种是以德报怨。他主张两岸交往过程中,不在记前仇。 张铭清2008年10月在台南的时候,被台独分子推摔,推倒在地,这一事件引起两岸民众高度关注。参加旺报的活动,是张铭清此后第二次赴台,我想,他这番话定是有所指向的吧。 我们需要的,其实正是这种以德报怨的胸襟。 无论如何,都让我们把眼睛盯着对方的优点吧,以便随时学习,使我们自己成长;让我们只用一点点余光看对方的缺点吧,不是为了自鸣得意,而是为了让我们自己预防,不要犯同样的错误。这,仍然将促进我们的成长。 如果真想让自己进步,就这样做吧。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fanggang@vip.sohu.com )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方刚新作《我们到台湾学什么?》,欢迎接洽出版事宜:不等于台湾只是优点呀。 我一篇谈台湾机场人本关怀的文章后面,竟有大陆网民骂我是“汉奸”,眼睛总盯着别人的好。很奇怪,夸台湾好怎么就成“汉奸”了,夸日本好也未必就是“汉奸”呀!还有网民用“狗不嫌家贫”的话来教育我,那意思是我夸别人的同时贬低了自己。 但那机场的差异,是真实存在的呀!我只是陈述,而没有溢美。 我只能说:我们许多人,真是太热爱自己的家园了,一点不允许别人说自己不好,甚至也不允许说别人的好,只能说自己的家园是最好的!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十全十美的。也许天堂是十全十美的,但我们又未必愿意去。既然存在不完美,为什么不能让别人说呢? 别人指出我们的不足,我们注意到别人的优点,不是最有助于我们进步的方式吗? 我只能说,原来我们很多人要的,并不是真正的成长哟。 幸好,还有一些理性的人。前面提到那篇被台湾大学学生骂的文章,也有几位台湾人写电子邮件给我,认同我的观点。 但是,我也在反思:我到一个地方旅行,为什么我不把目光只盯着对方的优点呢?既然我是“外来人”,我是来学习的,理应看着对方的优点,而不是缺点呀。 那篇关于台湾机场的文章,后面跟着许多赞赏台湾,表示大陆应该向台湾学习的评论。这让我感到欣慰。“知耻而后勇”,知道自己的不足,我们才有改变的希望。 台湾的一位朋友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位父亲,总是说他儿子不好的地方,结果那儿子便很生气,有一天便离家出走了。那父亲很想儿子,便总是说儿子的优点,传到儿子耳朵里,他终于又回家了。 这位朋友的意思是:要注意到别人的优点,别人才会和你亲近。只盯着别人的缺点,连亲生的儿子都会远离你。 2011年1月21日,我在旺报主办的两岸征文典礼现场领奖。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也到场,他在发言中提到,两岸交流中,应该更多看对方的优点。他的研究生来台湾考察,回去后对他说了许多台湾的缺点。他便问那研究生:为什么你总盯着人家的缺点呢,你要看到人家的优点。人与人的交流,就是应该看到对方的优点,向人家学习。fanggang@vip.sohu.com )

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说:我们要多看台湾的优点(配图) - 方刚 - 方刚

(我在颁奖典礼上发表获奖感言)

  评论这张
 
阅读(140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