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以性人权,取代性道德  

2011-04-10 09:00:00|  分类: 两性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性人权取代性道德

制越严。而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两次最民主与开放的时期,我指的是十月革命刚刚成功后的苏联和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则是性最自由与开放的时期,分别发生了两次性革命。 还有人说,我看他做这些事就觉得恶心,他伤害了我的价值观。是这样的。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是也在伤害别人的价值观吗?我们应该倡导价值观的多元和谐并存。 在反对性的道德视角的同时,我强调性的人权视角。 性是一种人权。所谓人权,与生俱来,生而平等。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没有影响到别人的选择就可以了。无论一个人选择什么,无论他的选择多么与众不同,即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赞同他的选择,也应该尊重他这选择的权利。因为身体是他自己的,性是他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性人权,包括性自由权、性平等权、享受性福的权利,等等。你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这是你的性自由;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享有与其它所有选择平等的权利,这是你的性平等权;同样,你享受用自己的选择追求性的快乐与幸福的权利。只要一个人的选择没有伤害、干涉别人的选择,一个人的性人权的行使没有侵犯别人的性人权,那就是应该维护的。 性人权与性道德的关系是:性人权高于性道德,符合性人权的性道德是真正的性道德,而违背性人权的性道德便是侵犯他人权益的、虚伪的假道德。 一个社会,应该保障公民的性人权,而不是剥夺公民的性人权。 一个充分尊重了个人选择的社会,才是一个进步、民主、开放、包容的社会。 有人会说,每个人都按自己 方刚

制越严。而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两次最民主与开放的时期,我指的是十月革命刚刚成功后的苏联和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则是性最自由与开放的时期,分别发生了两次性革命。 还有人说,我看他做这些事就觉得恶心,他伤害了我的价值观。是这样的。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是也在伤害别人的价值观吗?我们应该倡导价值观的多元和谐并存。 在反对性的道德视角的同时,我强调性的人权视角。 性是一种人权。所谓人权,与生俱来,生而平等。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没有影响到别人的选择就可以了。无论一个人选择什么,无论他的选择多么与众不同,即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赞同他的选择,也应该尊重他这选择的权利。因为身体是他自己的,性是他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性人权,包括性自由权、性平等权、享受性福的权利,等等。你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这是你的性自由;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享有与其它所有选择平等的权利,这是你的性平等权;同样,你享受用自己的选择追求性的快乐与幸福的权利。只要一个人的选择没有伤害、干涉别人的选择,一个人的性人权的行使没有侵犯别人的性人权,那就是应该维护的。 性人权与性道德的关系是:性人权高于性道德,符合性人权的性道德是真正的性道德,而违背性人权的性道德便是侵犯他人权益的、虚伪的假道德。 一个社会,应该保障公民的性人权,而不是剥夺公民的性人权。 一个充分尊重了个人选择的社会,才是一个进步、民主、开放、包容的社会。 有人会说,每个人都按自己我们常犯的一个错误是,评价一个人的性选择的时候,说他“道德”或者“不道德”。以道德的视角看人的性,错了!

在人类的历史上,人类的性价值观从来就没有统一过。我这样讲,不是说不同文化、不同历史时期没有统一的性价值观,而是说,同一文化,同一历史时期,甚至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同一个班的学生中,性价值观也没有统一过。以往我们总是把多数人的性价值观当作道德的标准,让大家遵守,而对于不遵守的人便说他们在性上是“不道德的”。但是,多数人的性价值观和性道德观,可以拿来约束所有人吗?在我看来,当然是不行的。

的方式去做,社会不就乱了吗?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得到尊重,每个个体都有机会充分自我实现的社会不会“乱”,而将是一个多元并存的、真正和谐进步的社会。 我们对那样的社会的到来,充满希望!   回顾中国社会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的历史,婚前性行为、单身人士的性行为、老年人未婚同居、同性恋等等,都曾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洪水猛兽,但最终被社会所逐步接受,而且用时并不太久。这种转变并未像当初反对者所预言的那样成为社会堕落的标致,而恰恰被今天的公众认为是社会更加成熟、理性、宽容、自信、多元的体现。当越来越多的人们,能够对自己所不赞同的事情报以尊重和宽容的态度之时,人与人之间无谓的摩擦和内耗就会越来越小,整个社会就会变得和谐,凝聚力就会越来越强。性是个人私事。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他人和公权力就不应该干涉。而成年人彼此之间同意的,关起门来自己做的性,无论有多少人参与,也无论怎么做,都是不会伤害到别人和社会的。只要没有强行拉着别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不存在伤害。

有人说,这样的性行为伤害了社会伦理道德,那它其实伤害的只是多数人的“伦理道德”、多数人的“价值观”。而用多数人的性道德作为标准要求少数人的行为,是一种“性的道德霸权主义”。为什么一个社会中的多数人总是不能懂得不应该以人数的暴力去剥夺少数人的权益呢?

的方式去做,社会不就乱了吗?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得到尊重,每个个体都有机会充分自我实现的社会不会“乱”,而将是一个多元并存的、真正和谐进步的社会。 我们对那样的社会的到来,充满希望!   回顾中国社会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的历史,婚前性行为、单身人士的性行为、老年人未婚同居、同性恋等等,都曾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洪水猛兽,但最终被社会所逐步接受,而且用时并不太久。这种转变并未像当初反对者所预言的那样成为社会堕落的标致,而恰恰被今天的公众认为是社会更加成熟、理性、宽容、自信、多元的体现。当越来越多的人们,能够对自己所不赞同的事情报以尊重和宽容的态度之时,人与人之间无谓的摩擦和内耗就会越来越小,整个社会就会变得和谐,凝聚力就会越来越强。

有人说,遵守多数人的道德有助于维护社会的稳定。错了。多数人的道德只起着维护统治者统治的作用。这一点,从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两次最黑暗的专制时期就可以看到。我指的是纳粹统治时期的德国和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越是社会专制,对性的控制越严。而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两次最民主与开放的时期,我指的是十月革命刚刚成功后的苏联和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则是性最自由与开放的时期,分别发生了两次性革命。

制越严。而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两次最民主与开放的时期,我指的是十月革命刚刚成功后的苏联和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则是性最自由与开放的时期,分别发生了两次性革命。 还有人说,我看他做这些事就觉得恶心,他伤害了我的价值观。是这样的。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是也在伤害别人的价值观吗?我们应该倡导价值观的多元和谐并存。 在反对性的道德视角的同时,我强调性的人权视角。 性是一种人权。所谓人权,与生俱来,生而平等。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没有影响到别人的选择就可以了。无论一个人选择什么,无论他的选择多么与众不同,即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赞同他的选择,也应该尊重他这选择的权利。因为身体是他自己的,性是他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性人权,包括性自由权、性平等权、享受性福的权利,等等。你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这是你的性自由;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享有与其它所有选择平等的权利,这是你的性平等权;同样,你享受用自己的选择追求性的快乐与幸福的权利。只要一个人的选择没有伤害、干涉别人的选择,一个人的性人权的行使没有侵犯别人的性人权,那就是应该维护的。 性人权与性道德的关系是:性人权高于性道德,符合性人权的性道德是真正的性道德,而违背性人权的性道德便是侵犯他人权益的、虚伪的假道德。 一个社会,应该保障公民的性人权,而不是剥夺公民的性人权。 一个充分尊重了个人选择的社会,才是一个进步、民主、开放、包容的社会。 有人会说,每个人都按自己还有人说,我看他做这些事就觉得恶心,他伤害了我的价值观。是这样的。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是也在伤害别人的价值观吗?我们应该倡导价值观的多元和谐并存。

在反对性的道德视角的同时,我强调性的人权视角。

以性人权取代性道德 方刚 我们常犯的一个错误是,评价一个人的性选择的时候,说他“道德”或者“不道德”。以道德的视角看人的性,错了! 在人类的历史上,人类的性价值观从来就没有统一过。我这样讲,不是说不同文化、不同历史时期没有统一的性价值观,而是说,同一文化,同一历史时期,甚至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同一个班的学生中,性价值观也没有统一过。以往我们总是把多数人的性价值观当作道德的标准,让大家遵守,而对于不遵守的人便说他们在性上是“不道德的”。但是,多数人的性价值观和性道德观,可以拿来约束所有人吗?在我看来,当然是不行的。 性是个人私事。只要没有伤害到别人,他人和公权力就不应该干涉。而成年人彼此之间同意的,关起门来自己做的性,无论有多少人参与,也无论怎么做,都是不会伤害到别人和社会的。只要没有强行拉着别人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不存在伤害。 有人说,这样的性行为伤害了社会伦理道德,那它其实伤害的只是多数人的“伦理道德”、多数人的“价值观”。而用多数人的性道德作为标准要求少数人的行为,是一种“性的道德霸权主义”。为什么一个社会中的多数人总是不能懂得不应该以人数的暴力去剥夺少数人的权益呢? 有人说,遵守多数人的道德有助于维护社会的稳定。错了。多数人的道德只起着维护统治者统治的作用。这一点,从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两次最黑暗的专制时期就可以看到。我指的是纳粹统治时期的德国和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中国。越是社会专制,对性的控

性是一种人权。所谓人权,与生俱来,生而平等。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没有影响到别人的选择就可以了。无论一个人选择什么,无论他的选择多么与众不同,即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赞同他的选择,也应该尊重他这选择的权利。因为身体是他自己的,性是他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性人权,包括性自由权、性平等权、享受性福的权利,等等。你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这是你的性自由;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享有与其它所有选择平等的权利,这是你的性平等权;同样,你享受用自己的选择追求性的快乐与幸福的权利。只要一个人的选择没有伤害、干涉别人的选择,一个人的性人权的行使没有侵犯别人的性人权,那就是应该维护的。

性人权与性道德的关系是:性人权高于性道德,符合性人权的性道德是真正的性道德,而违背性人权的性道德便是侵犯他人权益的、虚伪的假道德。

的方式去做,社会不就乱了吗?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得到尊重,每个个体都有机会充分自我实现的社会不会“乱”,而将是一个多元并存的、真正和谐进步的社会。 我们对那样的社会的到来,充满希望!   回顾中国社会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的历史,婚前性行为、单身人士的性行为、老年人未婚同居、同性恋等等,都曾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洪水猛兽,但最终被社会所逐步接受,而且用时并不太久。这种转变并未像当初反对者所预言的那样成为社会堕落的标致,而恰恰被今天的公众认为是社会更加成熟、理性、宽容、自信、多元的体现。当越来越多的人们,能够对自己所不赞同的事情报以尊重和宽容的态度之时,人与人之间无谓的摩擦和内耗就会越来越小,整个社会就会变得和谐,凝聚力就会越来越强。

一个社会,应该保障公民的性人权,而不是剥夺公民的性人权。

制越严。而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两次最民主与开放的时期,我指的是十月革命刚刚成功后的苏联和六七十年代的美国,则是性最自由与开放的时期,分别发生了两次性革命。 还有人说,我看他做这些事就觉得恶心,他伤害了我的价值观。是这样的。但是,你的价值观不是也在伤害别人的价值观吗?我们应该倡导价值观的多元和谐并存。 在反对性的道德视角的同时,我强调性的人权视角。 性是一种人权。所谓人权,与生俱来,生而平等。每个人有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没有影响到别人的选择就可以了。无论一个人选择什么,无论他的选择多么与众不同,即使全世界所有的人都不赞同他的选择,也应该尊重他这选择的权利。因为身体是他自己的,性是他自己的,与别人无关。 性人权,包括性自由权、性平等权、享受性福的权利,等等。你有权利选择自己的性行为方式,这是你的性自由;无论你的选择是什么,你都享有与其它所有选择平等的权利,这是你的性平等权;同样,你享受用自己的选择追求性的快乐与幸福的权利。只要一个人的选择没有伤害、干涉别人的选择,一个人的性人权的行使没有侵犯别人的性人权,那就是应该维护的。 性人权与性道德的关系是:性人权高于性道德,符合性人权的性道德是真正的性道德,而违背性人权的性道德便是侵犯他人权益的、虚伪的假道德。 一个社会,应该保障公民的性人权,而不是剥夺公民的性人权。 一个充分尊重了个人选择的社会,才是一个进步、民主、开放、包容的社会。 有人会说,每个人都按自己一个充分尊重了个人选择的社会,才是一个进步、民主、开放、包容的社会。

有人会说,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方式去做,社会不就乱了吗?恰恰相反,每个人都得到尊重,每个个体都有机会充分自我实现的社会不会“乱”,而将是一个多元并存的、真正和谐进步的社会。

我们对那样的社会的到来,充满希望!

  回顾中国社会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的历史,婚前性行为、单身人士的性行为、老年人未婚同居、同性恋等等,都曾被认为是离经叛道的洪水猛兽,但最终被社会所逐步接受,而且用时并不太久。这种转变并未像当初反对者所预言的那样成为社会堕落的标致,而恰恰被今天的公众认为是社会更加成熟、理性、宽容、自信、多元的体现。当越来越多的人们,能够对自己所不赞同的事情报以尊重和宽容的态度之时,人与人之间无谓的摩擦和内耗就会越来越小,整个社会就会变得和谐,凝聚力就会越来越强。

  评论这张
 
阅读(17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