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婆媳是永恒的敌人?  

2012-03-12 23:25:00|  分类: 两性新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方刚老师:您好!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 不要怪她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婆媳矛盾,能拖就拖 方刚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婚姻中要至关重要的亲情,不专指配偶间的亲情,还有配偶与其父母,以及自己与配偶的父母间的亲情。这种亲情处理得很好,对于婚姻关系的稳定与否同样至关重要。   婆媳关系,至少在中国的家庭史中一直是一个重要话题。这也不奇怪,因为传统的中国社会是大家庭的,几代人共居一户。而大家庭便必然存在几代人之间的争执。代沟加上利益,加上心理学上所谓婆媳对同一个男人的占有欲引起的冲突,使得婆媳关系历来为人们所关注,也是家庭内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最容易有冲突的一种关系。关于婆媳的诸多俗语更是将这种关系揭示得淋漓尽致,其中一句“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最为人所广知。 在写信给我咨询的读者中,很多人是处于婆媳关系的困扰当中。 > 方刚老师:您好! > 我遇到了很难的家庭问题,一直想找人请教,可是始终没能实现。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你的咨助手记和咨助信箱,好想你能帮帮我! >> 我和我的爱人是大学同学,毕业分配后一起考研,同在一个学校读书,现在又在同一个单位当医生。马上就到了我们的第八个结婚纪念日,可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走到了尽头,我们之间埋藏着许多定时炸弹,可是为了还不到两岁的孩子,勉强维持着婚姻。 >> 最主要的矛盾,是双方家庭成员间的矛盾。我们都出生于农村,幼时家境贫寒。他父亲懦弱无能,从不为家里的事情操心。他母亲操持家务,性格暴躁,我爱人老大,其下还有一弟一妹。他读书是靠亲戚的帮助,加上贷款来完成的。我爸爸和妈妈都是普通的农民。 >  我婆婆,有支气管炎,经常在与弟媳、公公吵架打架后发病,发病后家里没人管,弟媳叫她吃毒药毒死,公公叫她上吊吊死。吵了架,都找我们解决。因为我们单位离家远,一年中这样折腾几次我们受不起,决定把他母亲接过来与我们同住。自从婆婆来以后,矛盾也由此产生激化。 >> 我婆婆在农村跟人吵架打架惯了,什么事做得不好都是别人的错,经常让她儿子觉得我们嫌弃她。不考虑我们在单位的影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哭鼻子掉眼泪,甚至到家属院里向别人哭述,到单位里见人就哭述。我和我爱人来到这个单位才不久,因为小有才气,本来很让人尊敬,我婆婆这么一闹,搞得我们很难堪。在老家的时候,公公和弟媳巴不得我婆婆早死,现在婆婆住我们这里,家里谁有事都找她,成了要钱的宝贝。我和父母的电话婆婆也偷听,还道听途说地讲给我爱人听,我和我爱人经常因此吵架,结果是彼此都痛恨对方的家人。因为我们本来不富,都猜想对方会把钱送回老家,经济管理上达不成共识,现在我们的收入分别支配。 > 我不想再和婆婆长期在一起生活,跟我爱人一说到这个问题,他马上反目成仇,我们甚至计划离婚,我的工作上也受到很大的影响,科里安排工作的时候总会考虑到我的热闹的家庭。我是一个妇产科医生,技术本来不错,有时很担心手术时出事。 > 婆婆的去向成了我们的心病,送回老家吧,跟老家的人吵,最后也得由我们解决。送到我爱人妹妹那去呢,也担心在她妹妹那打架。 > 我的确想过离婚,但受害最大的是孩子,孩子是无辜的,无论离婚后孩子跟谁,都不会象她的亲身父母这样爱她,疼她。如果离婚,我们家里的人反对孩子跟我,孩子的教育主要是我在承担,跟了我爱人,等于是毁了孩子的一生。再说我们同在一个单位,低头不见抬头见,人言可畏。这些又成了离婚的障碍。 如果不离婚,我也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氛围,一个滋养心智健康成长的家。心理学家说如果一个人从小在充满吵闹打架的家庭中生活,长大后会多疑、孤僻、不合群、不善与人交流和沟通。凭我们孩子的记忆力和天赋,凭她的爷爷奶奶的做法和父母辈的做法,毫无疑问会认为夫妻之间没有温存和关爱是自然的,互相厌恶和离弃也是自然的。我婆婆和我爱人意识不到这一点,经常在孩子面前毫无遮拦地吵架。每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后,我都非常地痛心,我都想彻底地终止这样的生活。 方刚老师,我应不应该与他彻底地分手?我是不是应该接纳他的母亲,长期就这样勉强地生活?我是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有亲生的父母在身边,勉强地维持现状?如果不分手,他母亲的问题怎么解决呢?我实在想过一种清静的日子,我不想孩子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在这种吵闹的环境里长大。我们两同在一个单位,又不能轻易地调离这个单位,离婚对我们的压力很大。如果离婚了,我的家人反对孩子跟我,如果归他,我也特别担心孩子的成长。 >> 我现在很怕回我们那个家,我该怎么办呢? >> 谢谢智慧的你!谢谢你的耐心和热心! > 一个没有主意的人 > 坦白而言,设身处地,我非常为这位“没有主意的人”感到困扰。但是,我怀疑任何建议都只能起到一定的心理调节与梳理作用,不可能彻底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婆婆不可改变,任何人都不可能改变,还将这样生活下去。直到有一天,婆婆不在了,矛盾才能彻底解决。说出来残酷,但确是事实。 我当然不能说这样的话,只是回信说:“婆媳关系的紧张影响到夫妻关系,如果不努力调整,前景不妙。一直生活在压力与焦躁中,也将严重影响你的全部生活。但似乎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切实可行的办法也许是:先送婆婆回老家,在老家矛盾激化时,再接回来。在这边住得大家都精疲力竭了,再送回去……这样两边跑,虽然根本问题没有解决,但对你们夫妻来讲是一个阶段性的休整,有这休整,就会使婚姻的压力减小。另一方面,还要和老公多沟通。虽然难,也要做。只有你们沟通好了,彼此理解了,婚姻才有保证,外来压力的负作用也才会降低。祝你好运。” 我的一位多年前工作上的朋友,也突然写信来谈她的苦恼: > 事情是这样的,和我老公结婚已经5年了,单纯从我们两个人的角度来说关系很好,可以说是没有问题,不管是性还是生活。可是,和他们家里的矛盾却时有发生。大概是因为我们俩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我们家在北京亲戚很少,基本也不怎么往来;他从小在北京郊区的亲戚家长大。结婚后我一直不喜欢和他们家的亲戚往来,开始老公还不怎么在意,后来就开始抱怨。最近,他又和他父亲回了趟老家,说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的都对他很热情,又联想到我对他的亲戚怎么冷漠,说因为我而导致和他妈妈的亲戚都疏远了。 再就是现在住的房子贷款还得差不多了,本来打算投资再买一套,但是他妈妈提出以后老了要住的离她近,说她看上北郊的一个小区了,死活不让我们在现在的东面再买一套。 她看中的那个小区我们看过了,太差了,现在的小区很好。但是他妈妈坚持说北面去他原来单位也方便,去看病也方便,所有一切她都方便了,却没有想过是不是影响了别人的生活。本来常去看看她没有问题,无论是买个车还是找个其它地方买个近点的问题都不大,但是她非让在她旁边买。反正东面她不会来,北面我也不去,我老公很为难。   我对她父母该给钱给钱,该去看去看,去了就干活,但是我老公还是不满意,说我和他父母不亲,让我哭笑不得。我不知道怎么才算亲。我觉得我做得没有什么不好的了,他妈妈说得不太过分的话我都不去计较,还要我怎么着? 我老公这几天就在想这房子及以后的事,本来说买了新房住过去也是四五年后的事情,但他现在是越想越觉得难办,越想越觉得过不下去,开始想是不是该离婚了。可是总结来总结去,也只是想出我和他的亲戚和妈妈的关系这点事,又觉得因为这个离了很可笑。他说我是个好老婆,让他过着猪一般幸福的生活。我说你是不是好日子过腻了,都没有第三者,工作5年没换了,老婆5年没换了,房也有了,钱也够了,太平淡了非要找点理由折腾?方刚,你也是儿子,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些问题,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这和没有小孩有关系吗?我们的问题真得不能解决吗,真到了过不下去得分上了吗?能为了她妈妈就牺牲了自己后半辈子的生活吗? 因为和这位朋友算是曾经比较熟了,我便回信便直截了当,而且开起玩笑: 为这事当然不值得离婚,否则大家全都离婚了。这世界上就没有婚姻了。要知道,婆婆和儿媳妇是天然的敌人,任何一个家庭里都是一样,只是程度差异,只有掩饰程度差异而已。你和婆婆的矛盾是相当小的了,没有正面冲突,已经很不错了。离了再结,可能婆媳斗争更大。 既然是四五年之后的事,能拖就拖。这和大陆的对台政策是一样的,维持现状则平安无事。几年之后,大家的想法和现实都可能会有很大变化。想想台海局势,照办就是。 但是,老人的想法和要求是可以理解的,,是不过分的。你一定要先明白这一点。她只为自己想,这没有什么不对。她是老人了,当然要以老人为中心。路远些对你们年轻人可能好克服,对她也许就是无法克服的。 不要怪她婆媳是永恒的敌人? - 方刚 - 方刚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不通情理,她只是不通你心中的情理。她自己心中有一套情理。你不要把自己的强加给她。这便如美国对中东的人权政策,美国人想,你怎么这么不通情理。中东人想,我不要你的民主情理。这事上,你也要学国际政治。既然总有一个人的生活要受影响,当然应该选择你们年轻人的生活受影响了。这是我的观点。   另外,北面的小区真的那么不好吗,不是每个小区的环境都不好吧?不能找出一个略好的小区吗?没有妥协方案吗?从投资的角度看,在不同小区买房更适宜投资,风险化解了。我倒觉得城北升值空间很大的。 媳妇不可能和婆婆有什么太多的亲情,这个要求是你老公提的过份了。告诉他,血缘与亲缘的关系。英国当年的殖民地那么多,为什么加拿大之类的和它后来有亲情,而越南印度没有亲情,因为前者是同族,后者是异族呀。 至于猪一般的幸福生活,绝对是整坏一个男人的最好方式。要永远给男人压力,永远逼他上进,至少得做家务。要他做,不要你都做。   这位朋友看过我的信,回信说,你真是博士没白读,怎么一点家务事让你说成国际风云了?   其实,在我看来,处理婆媳关系真是一点儿也不比处理国际风云容易。国际关系,至少是假设两个国家都处于平等的较量中,不需要谁特别地让着谁。但在婆媳关系中,年轻人必须要想到让着老年人。这倒不完全是我们民族有什么尊老传统,而是因为老年人毕竟老了,思维不灵活了,固执了,所谓变成“老小孩儿”了,不你不让着她,又能怎么办呢?毕竟,她是你老公的妈妈呀,也是你的妈妈呀,辛苦一辈子了。 作儿女的,有时多想一想这些,对婆婆的气就会减一些。 关键的一点是,绝对不能撕破脸皮。没撕破脸皮,再多的问题都有解决的机会,再多的冤仇(有时确实是冤仇)都有淡忘的可能,但如果撕破脸皮了,修复就难了。 作儿媳妇的,有时得能忍就忍。一时解气地顶嘴等,最后可能给自己带来更大的麻烦,影响自己的夫妻关系。 作老公的,能和稀泥就和稀泥吧。婆媳矛盾,不要试图将对错弄得青红皂白,也不可能彻底解决,原本就应该是得过一天且过一天的事情。 当然,我这里来的个案,都是媳妇们的诉苦。婆婆们通常不会给我写信,所以,我们也就听不到她们的苦衷。许多事情,站在她们的角度一解释,又是另一番理。 (此文摘自方刚著《方博士支招儿·破解婚姻6大困局》,金城出版社,2012年版,当当、卓越网,及各大新闻书店有售)  

  评论这张
 
阅读(51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