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天体营里,为什么缺少女性?   

2012-06-13 12:42:00|  分类: 学术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刚历时七年,足遍海峡两岸,完成《裸体主义者》一书,全书30万字,全面介绍裸体主义者的真实面貌。第三章第一节第三小部分,是关于“天体营中,为什么缺少女性”的,发在这里,让读者先睹为快。欲购签名本书可联系: fanggang@vip.sohu.com

三,为何缺少年轻人和女性

  当今裸体主义实践者中,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的比例,在中国和西方普遍偏低,女性比例也偏低。这更加深了一些局外人认为裸体主义是中老年人的“意淫”、男性“曝露癖”者的“遮羞布”的偏见。

  裸体主义没有年龄与性别之分,但在现实构成中何以出现差别,我们可以做出许多种解释。

先谈年龄问题。宝哥认为,“现在是快餐文化,年轻人不喜欢天体,他们直接打炮去就是了。”新一也说:“现在寻找刺激的人多了,选择自在的少了。”但我认为这些不是根本原因,因为裸体主义与性及“刺激”原本有不同的内涵,不能用容易“打炮”来理解裸体主义者的缺少。热衷裸体主义实践的人在其它情境中可能也很热衷于“打炮”,互不冲突。

污名化。 更何况,女人在这个社会中确实常被男人性侵犯,而不是男人常被女人性侵犯。当一个女性要裸体进入一群男人当中时,她作为一个社会弱者的处境,不可能不让她有很多顾忌。 内心深处向往裸体主义的女性绝不会比男性少。仅是日常生活中的观察,我们就不难发现,一些女性一个人在家中喜欢裸体,而即使她们最亲近的人在家,她们也要忙着穿上衣服,以维持自己“正经女人”的形象。 许多女性无法坦然接受自己不符合主流社会审美标准的身体,更无法容忍把这样的身体裸露于他们面前。 当女性裸体主义者的配偶反对她们参加裸体主义实践时,会比男性裸体主义者被配偶反对时,更多选择放弃。随张隆基去过温哥华裸体浴场的三位女性,目前就只有一个在参加他的小组活动了,另二人都是因为配偶或家人的压力而放弃。 张隆基先生曾说,女性在结婚后,特别是四十多岁以后,会更容易参加到裸体主义群体实践中。因为这个经历与年龄的女性,对于文化加在自己身上的性别束缚已然看透许多,从而一定程度具备了解放自己的力量。

裸体主义实践是一种相对悠闲、散慢的减压方式,而年轻人更喜欢激烈的运动。参加裸体主义实践通常需要刻意而为,比如刻意到一个专门的海滩或其它形式的裸体主义营地,这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喜欢随时随地的放松。适合年轻人的快节奏的娱乐方式太多了,专门跑到一个海滩光身子躺着还不如就近找一个房间大家光身子呢,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西方一些大学里的裸体派对和裸奔非常流行,而裸体海滩的年轻人却不多。

人需要工作更长的时间,学生则有很重的课业负担,他们可能还要做兼职。参加裸体主义活动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缺乏时间投入这类不能带来职场现实利益的社交生活,何况还是在主流社会看来不同寻常的社交生活。直到一个人退休或者孩子离开家独自生活为止,他的生活都不会太轻松。退休的老人更有时间策划、组织、参与裸体主义这种悠闲的活动。 裸体主义活动的另一奢侈还体现在,它需要一定的经济付出。年轻人在这方面受的限制也比中老年人多。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中等收入及以上者在裸体主义者中居多。 宝哥便认为,参加裸体主义实践的人,需要有钱,还要有闲,同时要有理念。所谓“理念”,便包括对于裸体、自然、性等关系的超越于主流价值观的深入思考,这样的思考通常需要一定的生命阅历才会成熟。 此外,年轻人比中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来自同龄人的压力的影响,毕竟裸体主义行为在社会的很多领域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年轻人更愿意和与他们年龄相近的人结交,这就形成一个循环效应,裸体主义实践群体中年轻人越少,便越少年轻人愿意加入…… 即使身材并不标准的年轻人,比较于中老年人,他们的身体也是更具有活力和健康的青春美的。许多年轻人不愿意看到衰老的裸体,这会让他们不舒服,甚至因联想到自己的未来而沮丧。 其实,在我看来,上述这些理由都只是具有部分的正确性。事实是,许多裸体主义者,都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热爱并且投身于裸体主义实践了。   女性缺少的原因,则主要是受性别文化的影响。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至今仍然是一个父权社会,对男女有着不同的道德标准。女性从小便被塑造,她们的身体不应该被别人,特别是男性看到,否则就是一种“贬值”。男人看到女人的身体,是对女人的侵犯,而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同样是令女人蒙羞的。总之,在文化的建构中,女人的身体比男人的身体更加私密,曝露身体也就更加被   裸体主义营地与聚会中,通常明确拒绝性暖昧。要求一群男女赤条条,却连盯着对方的身体看都是非礼的,这对于一些很少,甚至从未见过异性身体,性欲正澎湃旺盛的年轻人来说,难免有时难以自恃。我们后面还会提到,台湾的一次裸体聚会中,就有年轻男子无法克制自己的性冲动的尴尬出现。

刚开始职业生涯的年轻人需要工作更长的时间,学生则有很重的课业负担,他们可能还要做兼职。参加裸体主义活动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缺乏时间投入这类不能带来职场现实利益的社交生活,何况还是在主流社会看来不同寻常的社交生活。直到一个人退休或者孩子离开家独自生活为止,他的生活都不会太轻松。退休的老人更有时间策划、组织、参与裸体主义这种悠闲的活动。

裸体主义活动的另一奢侈还体现在,它需要一定的经济付出。年轻人在这方面受的限制也比中老年人多。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中等收入及以上者在裸体主义者中居多。

 方刚历时七年,足遍海峡两岸,完成《裸体主义者》一书,全书30万字,全面介绍裸体主义者的真实面貌。第三章第一节第三小部分,是关于“天体营中,为什么缺少女性”的,发在这里,让读者先睹为快。欲购签名本书可联系: fanggang@vip.sohu.com 三,为何缺少年轻人和女性   当今裸体主义实践者中,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的比例,在中国和西方普遍偏低,女性比例也偏低。这更加深了一些局外人认为裸体主义是中老年人的“意淫”、男性“曝露癖”者的“遮羞布”的偏见。   裸体主义没有年龄与性别之分,但在现实构成中何以出现差别,我们可以做出许多种解释。 先谈年龄问题。宝哥认为,“现在是快餐文化,年轻人不喜欢天体,他们直接打炮去就是了。”新一也说:“现在寻找刺激的人多了,选择自在的少了。”但我认为这些不是根本原因,因为裸体主义与性及“刺激”原本有不同的内涵,不能用容易“打炮”来理解裸体主义者的缺少。热衷裸体主义实践的人在其它情境中可能也很热衷于“打炮”,互不冲突。 裸体主义实践是一种相对悠闲、散慢的减压方式,而年轻人更喜欢激烈的运动。参加裸体主义实践通常需要刻意而为,比如刻意到一个专门的海滩或其它形式的裸体主义营地,这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喜欢随时随地的放松。适合年轻人的快节奏的娱乐方式太多了,专门跑到一个海滩光身子躺着还不如就近找一个房间大家光身子呢,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西方一些大学里的裸体派对和裸奔非常流行,而裸体海滩的年轻人却不多。   裸体主义营地与聚会中,通常明确拒绝性暖昧。要求一群男女赤条条,却连盯着对方的身体看都是非礼的,这对于一些很少,甚至从未见过异性身体,性欲正澎湃旺盛的年轻人来说,难免有时难以自恃。我们后面还会提到,台湾的一次裸体聚会中,就有年轻男子无法克制自己的性冲动的尴尬出现。 刚开始职业生涯的年轻 宝哥便认为,参加裸体主义实践的人,需要有钱,还要有闲,同时要有理念。所谓“理念”,便包括对于裸体、自然、性等关系的超越于主流价值观的深入思考,这样的思考通常需要一定的生命阅历才会成熟。

此外,年轻人比中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来自同龄人的压力的影响,毕竟裸体主义行为在社会的很多领域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人需要工作更长的时间,学生则有很重的课业负担,他们可能还要做兼职。参加裸体主义活动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缺乏时间投入这类不能带来职场现实利益的社交生活,何况还是在主流社会看来不同寻常的社交生活。直到一个人退休或者孩子离开家独自生活为止,他的生活都不会太轻松。退休的老人更有时间策划、组织、参与裸体主义这种悠闲的活动。 裸体主义活动的另一奢侈还体现在,它需要一定的经济付出。年轻人在这方面受的限制也比中老年人多。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中等收入及以上者在裸体主义者中居多。 宝哥便认为,参加裸体主义实践的人,需要有钱,还要有闲,同时要有理念。所谓“理念”,便包括对于裸体、自然、性等关系的超越于主流价值观的深入思考,这样的思考通常需要一定的生命阅历才会成熟。 此外,年轻人比中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来自同龄人的压力的影响,毕竟裸体主义行为在社会的很多领域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年轻人更愿意和与他们年龄相近的人结交,这就形成一个循环效应,裸体主义实践群体中年轻人越少,便越少年轻人愿意加入…… 即使身材并不标准的年轻人,比较于中老年人,他们的身体也是更具有活力和健康的青春美的。许多年轻人不愿意看到衰老的裸体,这会让他们不舒服,甚至因联想到自己的未来而沮丧。 其实,在我看来,上述这些理由都只是具有部分的正确性。事实是,许多裸体主义者,都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热爱并且投身于裸体主义实践了。   女性缺少的原因,则主要是受性别文化的影响。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至今仍然是一个父权社会,对男女有着不同的道德标准。女性从小便被塑造,她们的身体不应该被别人,特别是男性看到,否则就是一种“贬值”。男人看到女人的身体,是对女人的侵犯,而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同样是令女人蒙羞的。总之,在文化的建构中,女人的身体比男人的身体更加私密,曝露身体也就更加被

年轻人更愿意和与他们年龄相近的人结交,这就形成一个循环效应,裸体主义实践群体中年轻人越少,便越少年轻人愿意加入……

人需要工作更长的时间,学生则有很重的课业负担,他们可能还要做兼职。参加裸体主义活动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缺乏时间投入这类不能带来职场现实利益的社交生活,何况还是在主流社会看来不同寻常的社交生活。直到一个人退休或者孩子离开家独自生活为止,他的生活都不会太轻松。退休的老人更有时间策划、组织、参与裸体主义这种悠闲的活动。 裸体主义活动的另一奢侈还体现在,它需要一定的经济付出。年轻人在这方面受的限制也比中老年人多。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中等收入及以上者在裸体主义者中居多。 宝哥便认为,参加裸体主义实践的人,需要有钱,还要有闲,同时要有理念。所谓“理念”,便包括对于裸体、自然、性等关系的超越于主流价值观的深入思考,这样的思考通常需要一定的生命阅历才会成熟。 此外,年轻人比中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来自同龄人的压力的影响,毕竟裸体主义行为在社会的很多领域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年轻人更愿意和与他们年龄相近的人结交,这就形成一个循环效应,裸体主义实践群体中年轻人越少,便越少年轻人愿意加入…… 即使身材并不标准的年轻人,比较于中老年人,他们的身体也是更具有活力和健康的青春美的。许多年轻人不愿意看到衰老的裸体,这会让他们不舒服,甚至因联想到自己的未来而沮丧。 其实,在我看来,上述这些理由都只是具有部分的正确性。事实是,许多裸体主义者,都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热爱并且投身于裸体主义实践了。   女性缺少的原因,则主要是受性别文化的影响。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至今仍然是一个父权社会,对男女有着不同的道德标准。女性从小便被塑造,她们的身体不应该被别人,特别是男性看到,否则就是一种“贬值”。男人看到女人的身体,是对女人的侵犯,而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同样是令女人蒙羞的。总之,在文化的建构中,女人的身体比男人的身体更加私密,曝露身体也就更加被 即使身材并不标准的年轻人,比较于中老年人,他们的身体也是更具有活力和健康的青春美的。许多年轻人不愿意看到衰老的裸体,这会让他们不舒服,甚至因联想到自己的未来而沮丧。

其实,在我看来,上述这些理由都只是具有部分的正确性。事实是,许多裸体主义者,都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热爱并且投身于裸体主义实践了。

 

  女性缺少的原因,则主要是受性别文化的影响。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至今仍然是一个父权社会,对男女有着不同的道德标准。女性从小便被塑造,她们的身体不应该被别人,特别是男性看到,否则就是一种“贬值”。男人看到女人的身体,是对女人的侵犯,而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同样是令女人蒙羞的。总之,在文化的建构中,女人的身体比男人的身体更加私密,曝露身体也就更加被污名化。

人需要工作更长的时间,学生则有很重的课业负担,他们可能还要做兼职。参加裸体主义活动需要付出很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缺乏时间投入这类不能带来职场现实利益的社交生活,何况还是在主流社会看来不同寻常的社交生活。直到一个人退休或者孩子离开家独自生活为止,他的生活都不会太轻松。退休的老人更有时间策划、组织、参与裸体主义这种悠闲的活动。 裸体主义活动的另一奢侈还体现在,它需要一定的经济付出。年轻人在这方面受的限制也比中老年人多。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中等收入及以上者在裸体主义者中居多。 宝哥便认为,参加裸体主义实践的人,需要有钱,还要有闲,同时要有理念。所谓“理念”,便包括对于裸体、自然、性等关系的超越于主流价值观的深入思考,这样的思考通常需要一定的生命阅历才会成熟。 此外,年轻人比中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来自同龄人的压力的影响,毕竟裸体主义行为在社会的很多领域仍然是不可接受的。 年轻人更愿意和与他们年龄相近的人结交,这就形成一个循环效应,裸体主义实践群体中年轻人越少,便越少年轻人愿意加入…… 即使身材并不标准的年轻人,比较于中老年人,他们的身体也是更具有活力和健康的青春美的。许多年轻人不愿意看到衰老的裸体,这会让他们不舒服,甚至因联想到自己的未来而沮丧。 其实,在我看来,上述这些理由都只是具有部分的正确性。事实是,许多裸体主义者,都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甚至更早的时候,开始热爱并且投身于裸体主义实践了。   女性缺少的原因,则主要是受性别文化的影响。 无论在西方还是东方,至今仍然是一个父权社会,对男女有着不同的道德标准。女性从小便被塑造,她们的身体不应该被别人,特别是男性看到,否则就是一种“贬值”。男人看到女人的身体,是对女人的侵犯,而女人看到男人的身体,同样是令女人蒙羞的。总之,在文化的建构中,女人的身体比男人的身体更加私密,曝露身体也就更加被 更何况,女人在这个社会中确实常被男人性侵犯,而不是男人常被女人性侵犯。当一个女性要裸体进入一群男人当中时,她作为一个社会弱者的处境,不可能不让她有很多顾忌。

内心深处向往裸体主义的女性绝不会比男性少。仅是日常生活中的观察,我们就不难发现,一些女性一个人在家中喜欢裸体,而即使她们最亲近的人在家,她们也要忙着穿上衣服,以维持自己“正经女人”的形象。

 方刚历时七年,足遍海峡两岸,完成《裸体主义者》一书,全书30万字,全面介绍裸体主义者的真实面貌。第三章第一节第三小部分,是关于“天体营中,为什么缺少女性”的,发在这里,让读者先睹为快。欲购签名本书可联系: fanggang@vip.sohu.com 三,为何缺少年轻人和女性   当今裸体主义实践者中,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的比例,在中国和西方普遍偏低,女性比例也偏低。这更加深了一些局外人认为裸体主义是中老年人的“意淫”、男性“曝露癖”者的“遮羞布”的偏见。   裸体主义没有年龄与性别之分,但在现实构成中何以出现差别,我们可以做出许多种解释。 先谈年龄问题。宝哥认为,“现在是快餐文化,年轻人不喜欢天体,他们直接打炮去就是了。”新一也说:“现在寻找刺激的人多了,选择自在的少了。”但我认为这些不是根本原因,因为裸体主义与性及“刺激”原本有不同的内涵,不能用容易“打炮”来理解裸体主义者的缺少。热衷裸体主义实践的人在其它情境中可能也很热衷于“打炮”,互不冲突。 裸体主义实践是一种相对悠闲、散慢的减压方式,而年轻人更喜欢激烈的运动。参加裸体主义实践通常需要刻意而为,比如刻意到一个专门的海滩或其它形式的裸体主义营地,这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年轻人喜欢随时随地的放松。适合年轻人的快节奏的娱乐方式太多了,专门跑到一个海滩光身子躺着还不如就近找一个房间大家光身子呢,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西方一些大学里的裸体派对和裸奔非常流行,而裸体海滩的年轻人却不多。   裸体主义营地与聚会中,通常明确拒绝性暖昧。要求一群男女赤条条,却连盯着对方的身体看都是非礼的,这对于一些很少,甚至从未见过异性身体,性欲正澎湃旺盛的年轻人来说,难免有时难以自恃。我们后面还会提到,台湾的一次裸体聚会中,就有年轻男子无法克制自己的性冲动的尴尬出现。 刚开始职业生涯的年轻

许多女性无法坦然接受自己不符合主流社会审美标准的身体,更无法容忍把这样的身体裸露于他们面前。

当女性裸体主义者的配偶反对她们参加裸体主义实践时,会比男性裸体主义者被配偶反对时,更多选择放弃。随张隆基去过温哥华裸体浴场的三位女性,目前就只有一个在参加他的小组活动了,另二人都是因为配偶或家人的压力而放弃。

张隆基先生曾说,女性在结婚后,特别是四十多岁以后,会更容易参加到裸体主义群体实践中。因为这个经历与年龄的女性,对于文化加在自己身上的性别束缚已然看透许多,从而一定程度具备了解放自己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640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