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  

2013-11-28 09:19:00|  分类: 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加入白丝带QQ群,成为白丝带志愿者:301456631这段话是我从方刚博客里引用的) 由此可见那是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对女性施加暴力。而上面那三点,分别是“对方施加暴力时的正当防卫”、“民主对极权的反抗,信仰不同的战斗”与“路见针对女性的暴力不得不采取暴力制止暴力”,所以自然不算在性别暴力的范围内。 签定白丝带运动并不是说罪犯就可以利用女性去犯罪侵犯人权,只要是侵犯人权不管是何种性别、何等年龄、何处地域都应该被制止受到惩罚,白丝带运动恰恰保护的就是女性的人权,所以想利用女性侵犯人权甚至是侵犯女性的人可以打消这个卑劣的想法,所以也请大家放心,那个白丝带运动并不是夺走库丘林和迪卢木多性命的“Geis”,你们绝对不会因为签定了这个契约而丧命的,因为“对女性使用性别暴力”与“对女性使用暴力”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这个白丝带运动也不是能让你们通过签定契约而获得强大超自然力量的Geis,签定白丝带运动完全凭借着对女性的关爱与对性别平等的执着。 Geis: 凯尔特神话中常出现的东西,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 凯尔特神话中英雄和勇士加入神圣的团体或得到什么超自然的赠予时,通常都会有禁制加诸于身。它有予以加持祝福的一面,也有设限抑制的一面,遵守则得益,违背则受害。
原文地址: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作者:这段话是我从方刚博客里引用的) 由此可见那是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对女性施加暴力。而上面那三点,分别是“对方施加暴力时的正当防卫”、“民主对极权的反抗,信仰不同的战斗”与“路见针对女性的暴力不得不采取暴力制止暴力”,所以自然不算在性别暴力的范围内。 签定白丝带运动并不是说罪犯就可以利用女性去犯罪侵犯人权,只要是侵犯人权不管是何种性别、何等年龄、何处地域都应该被制止受到惩罚,白丝带运动恰恰保护的就是女性的人权,所以想利用女性侵犯人权甚至是侵犯女性的人可以打消这个卑劣的想法,所以也请大家放心,那个白丝带运动并不是夺走库丘林和迪卢木多性命的“Geis”,你们绝对不会因为签定了这个契约而丧命的,因为“对女性使用性别暴力”与“对女性使用暴力”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这个白丝带运动也不是能让你们通过签定契约而获得强大超自然力量的Geis,签定白丝带运动完全凭借着对女性的关爱与对性别平等的执着。 Geis: 凯尔特神话中常出现的东西,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 凯尔特神话中英雄和勇士加入神圣的团体或得到什么超自然的赠予时,通常都会有禁制加诸于身。它有予以加持祝福的一面,也有设限抑制的一面,遵守则得益,违背则受害。 迷茫前行者

    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

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 

这段话是我从方刚博客里引用的) 由此可见那是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对女性施加暴力。而上面那三点,分别是“对方施加暴力时的正当防卫”、“民主对极权的反抗,信仰不同的战斗”与“路见针对女性的暴力不得不采取暴力制止暴力”,所以自然不算在性别暴力的范围内。 签定白丝带运动并不是说罪犯就可以利用女性去犯罪侵犯人权,只要是侵犯人权不管是何种性别、何等年龄、何处地域都应该被制止受到惩罚,白丝带运动恰恰保护的就是女性的人权,所以想利用女性侵犯人权甚至是侵犯女性的人可以打消这个卑劣的想法,所以也请大家放心,那个白丝带运动并不是夺走库丘林和迪卢木多性命的“Geis”,你们绝对不会因为签定了这个契约而丧命的,因为“对女性使用性别暴力”与“对女性使用暴力”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这个白丝带运动也不是能让你们通过签定契约而获得强大超自然力量的Geis,签定白丝带运动完全凭借着对女性的关爱与对性别平等的执着。 Geis: 凯尔特神话中常出现的东西,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 凯尔特神话中英雄和勇士加入神圣的团体或得到什么超自然的赠予时,通常都会有禁制加诸于身。它有予以加持祝福的一面,也有设限抑制的一面,遵守则得益,违背则受害。     方刚老师号召了男性参与“白丝带运动”,但我看到有很多人男性制止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白丝带运动似乎有一点误解,特别是当方刚老师在QQ群里发布号召的时候,他们的误解如下:

1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如果女性对我施加暴力甚至拿刀砍我的时候,我签了白丝带运动不就不能正当防卫被活活砍死了吗?

2、如果爆发民主革命,独裁者的那方有女兵,那我就不能开枪,这时候不能开枪要么被俘虏要么被打死,但参照1989年的那次,被打死的可能性大一些。

3、甚至我看到女性对女性施加暴力的时候,根据白丝带运动中看到对女性施加暴力不能沉默要制止,但施加暴力的人又是女性,如果我制止了,对方采取暴力拿刀砍我,根据白丝带运动我又无法制止,那我是不是要看着我和那被施暴的女性活活被砍死?

其实这些都是没有理解白丝带运动中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含义。根据联合国关于“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定义:基于性别的暴力是以性别为基础的暴力,即“因为女人是女人而对之施加暴力,或女人受害比例特大。它包括施加身体的、心理的或性的伤害或痛苦、威胁施加这类行动、压制和其他剥夺自由行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歧视形式公约》第19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号一般性建议,1992)(我不会告诉你这段话是我从方刚博客里引用的)

由此可见那是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对女性施加暴力。而上面那三点,分别是“对方施加暴力时的正当防卫”、“民主对极权的反抗,信仰不同的战斗”与“路见针对女性的暴力不得不采取暴力制止暴力”,所以自然不算在性别暴力的范围内。

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 签定白丝带运动并不是说罪犯就可以利用女性去犯罪侵犯人权,只要是侵犯人权不管是何种性别、何等年龄、何处地域都应该被制止受到惩罚,白丝带运动恰恰保护的就是女性的人权,所以想利用女性侵犯人权甚至是侵犯女性的人可以打消这个卑劣的想法,所以也请大家放心,那个白丝带运动并不是夺走库丘林和迪卢木多性命的“Geis”,你们绝对不会因为签定了这个契约而丧命的,因为“对女性使用性别暴力”与“对女性使用暴力”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这个白丝带运动也不是能让你们通过签定契约而获得强大超自然力量的Geis,签定白丝带运动完全凭借着对女性的关爱与对性别平等的执着。

 

Geis原文地址: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作者:迷茫前行者 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 方刚老师号召了男性参与“白丝带运动”,但我看到有很多人男性制止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白丝带运动似乎有一点误解,特别是当方刚老师在QQ群里发布号召的时候,他们的误解如下: 1、如果女性对我施加暴力甚至拿刀砍我的时候,我签了白丝带运动不就不能正当防卫被活活砍死了吗? 2、如果爆发民主革命,独裁者的那方有女兵,那我就不能开枪,这时候不能开枪要么被俘虏要么被打死,但参照1989年的那次,被打死的可能性大一些。 3、甚至我看到女性对女性施加暴力的时候,根据白丝带运动中看到对女性施加暴力不能沉默要制止,但施加暴力的人又是女性,如果我制止了,对方采取暴力拿刀砍我,根据白丝带运动我又无法制止,那我是不是要看着我和那被施暴的女性活活被砍死? 其实这些都是没有理解白丝带运动中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含义。根据联合国关于“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定义:基于性别的暴力是以性别为基础的暴力,即“因为女人是女人而对之施加暴力,或女人受害比例特大。它包括施加身体的、心理的或性的伤害或痛苦、威胁施加这类行动、压制和其他剥夺自由行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歧视形式公约》第19号一般性建议,1992)(我不会告诉你

凯尔特神话中常出现的东西,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

凯尔特神话中英雄和勇士加入神圣的团体或得到什么超自然的赠予时,通常都会有禁制加诸于身。它有予以加持祝福的一面,也有设限抑制的一面,遵守则得益,违背则受害。

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

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这段话是我从方刚博客里引用的) 由此可见那是因为对方是女性所以对女性施加暴力。而上面那三点,分别是“对方施加暴力时的正当防卫”、“民主对极权的反抗,信仰不同的战斗”与“路见针对女性的暴力不得不采取暴力制止暴力”,所以自然不算在性别暴力的范围内。 签定白丝带运动并不是说罪犯就可以利用女性去犯罪侵犯人权,只要是侵犯人权不管是何种性别、何等年龄、何处地域都应该被制止受到惩罚,白丝带运动恰恰保护的就是女性的人权,所以想利用女性侵犯人权甚至是侵犯女性的人可以打消这个卑劣的想法,所以也请大家放心,那个白丝带运动并不是夺走库丘林和迪卢木多性命的“Geis”,你们绝对不会因为签定了这个契约而丧命的,因为“对女性使用性别暴力”与“对女性使用暴力”是有很大区别的。当然这个白丝带运动也不是能让你们通过签定契约而获得强大超自然力量的Geis,签定白丝带运动完全凭借着对女性的关爱与对性别平等的执着。 Geis: 凯尔特神话中常出现的东西,也可拼作geasgeissges,复数形式geasa,译作怪忌、禁制或誓约。它在凯尔特神话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分量,却又是最隐秘的部分。 凯尔特神话中英雄和勇士加入神圣的团体或得到什么超自然的赠予时,通常都会有禁制加诸于身。它有予以加持祝福的一面,也有设限抑制的一面,遵守则得益,违背则受害。 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原文地址: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作者:迷茫前行者 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 方刚老师号召了男性参与“白丝带运动”,但我看到有很多人男性制止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白丝带运动似乎有一点误解,特别是当方刚老师在QQ群里发布号召的时候,他们的误解如下: 1、如果女性对我施加暴力甚至拿刀砍我的时候,我签了白丝带运动不就不能正当防卫被活活砍死了吗? 2、如果爆发民主革命,独裁者的那方有女兵,那我就不能开枪,这时候不能开枪要么被俘虏要么被打死,但参照1989年的那次,被打死的可能性大一些。 3、甚至我看到女性对女性施加暴力的时候,根据白丝带运动中看到对女性施加暴力不能沉默要制止,但施加暴力的人又是女性,如果我制止了,对方采取暴力拿刀砍我,根据白丝带运动我又无法制止,那我是不是要看着我和那被施暴的女性活活被砍死? 其实这些都是没有理解白丝带运动中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含义。根据联合国关于“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定义:基于性别的暴力是以性别为基础的暴力,即“因为女人是女人而对之施加暴力,或女人受害比例特大。它包括施加身体的、心理的或性的伤害或痛苦、威胁施加这类行动、压制和其他剥夺自由行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歧视形式公约》第19号一般性建议,1992)(我不会告诉你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施加在人身上的geis越多,遵守起来便越复杂,因为誓约禁制经常要求被施加者用一种禁制去弥补另一种禁制。 因为geis而获得力量,却反被geis杀死的英雄不计其数。 迪卢木多所遵守的geis中有“不可拒绝身处困境的女子的请求”、“同伴提出要求时不可拒绝”、“会被野猪害死,但害死他的野猪也不会比他活得久”,也就是这三个geis害死了他。 补充: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他们也会签的。 所以为什么有很多人在签定白丝带运动时候会谨慎考虑?那是因为虽然方刚老师的白丝带运动的签名没有像geis那么强大有不可违背的束缚力,但大家都将其看成有如geis般的崇高地位,所以他们有所顾虑也是再所难免,请方刚老师见谅,相信他们理解之后,在白丝带运动条约经过宣传让大家理解、彻底明朗化之后,哪怕是“geis原文地址: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作者:迷茫前行者 为什么一些男性不参加白丝带运动的原因以及他们的误解 方刚老师号召了男性参与“白丝带运动”,但我看到有很多人男性制止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白丝带运动似乎有一点误解,特别是当方刚老师在QQ群里发布号召的时候,他们的误解如下: 1、如果女性对我施加暴力甚至拿刀砍我的时候,我签了白丝带运动不就不能正当防卫被活活砍死了吗? 2、如果爆发民主革命,独裁者的那方有女兵,那我就不能开枪,这时候不能开枪要么被俘虏要么被打死,但参照1989年的那次,被打死的可能性大一些。 3、甚至我看到女性对女性施加暴力的时候,根据白丝带运动中看到对女性施加暴力不能沉默要制止,但施加暴力的人又是女性,如果我制止了,对方采取暴力拿刀砍我,根据白丝带运动我又无法制止,那我是不是要看着我和那被施暴的女性活活被砍死? 其实这些都是没有理解白丝带运动中针对女性性别暴力的含义。根据联合国关于“基于性别的暴力”的定义:基于性别的暴力是以性别为基础的暴力,即“因为女人是女人而对之施加暴力,或女人受害比例特大。它包括施加身体的、心理的或性的伤害或痛苦、威胁施加这类行动、压制和其他剥夺自由行动。”(联合国《消除对妇女一切歧视形式公约》第19号一般性建议,1992)(我不会告诉你”他们也会签的。

  评论这张
 
阅读(9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