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方刚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

 
 
 

日志

 
 
关于我

学者,作家,性社会学博士,在国内外出版著作30余部,在台湾出版有8卷本文集。现执教于北京林业大学心理系

网易考拉推荐

“不再恐同“,从学校性教育做起(写于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2013-05-16 15: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兴趣吗? 我还常听到教师说:“对于同性恋,我不歧视,也不支持,我中立。” 对于像同性恋者这样被主流社会长期欺压的人群,我们说“中立”,这就好比你去探望你的外祖母,正好看到年迈的她同一头闯进来的熊在搏斗,你倚着门框说:你们打吧,我中立。 同性恋者就是被异性恋霸权这头熊攻击的无助的弱势者。对于无辜者所受迫害保持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歧视,就是伤害,就是助长暴力。 所以,性教育中有歧视同性恋的内容,是不能接受的;性教育中没有反对歧视同性恋的内容,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不要再借“中立”的谎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歧视、仇恨与恐惧了! 教师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仅影响着班里那一个或几个爱同性的学生,甚至也影响到每一位学生。学生们一生对于多元、民主、人权、反歧视的态度,可能就在学校教室里打下了根基。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大声地倡导无歧视、不恐同。 还有教师说:如果我们讲不歧视同性恋,就是鼓励同性恋,就会“培养”很多同性恋学生。 你讲异性恋的时候,不担心培养很多异性恋学生吗?你讲几节不再歧视
同性恋的课,就能打败那遍布整个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异性恋教育,“培养”一批同性恋者?我们对同性恋的恐惧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呀! 事实是,无论你是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同性恋都在各级学校存在着。 你不讲授不再歧视同性恋的课程的时候,恐同、歧视也许正在蔓延。你拒绝讲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本身就是一种“现身说法”的“教育”。 爱教育,爱学生,爱民主,爱人权,从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开始! 写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此文是为淡蓝网即将推出的《不再恐同》一书写的序)

 

“不再恐同”,从学校的性教育做起!

兴趣吗? 我还常听到教师说:“对于同性恋,我不歧视,也不支持,我中立。” 对于像同性恋者这样被主流社会长期欺压的人群,我们说“中立”,这就好比你去探望你的外祖母,正好看到年迈的她同一头闯进来的熊在搏斗,你倚着门框说:你们打吧,我中立。 同性恋者就是被异性恋霸权这头熊攻击的无助的弱势者。对于无辜者所受迫害保持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歧视,就是伤害,就是助长暴力。 所以,性教育中有歧视同性恋的内容,是不能接受的;性教育中没有反对歧视同性恋的内容,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不要再借“中立”的谎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歧视、仇恨与恐惧了! 教师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仅影响着班里那一个或几个爱同性的学生,甚至也影响到每一位学生。学生们一生对于多元、民主、人权、反歧视的态度,可能就在学校教室里打下了根基。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大声地倡导无歧视、不恐同。 还有教师说:如果我们讲不歧视同性恋,就是鼓励同性恋,就会“培养”很多同性恋学生。 你讲异性恋的时候,不担心培养很多异性恋学生吗?你讲几节不再歧视

——写于517同性恋的课,就能打败那遍布整个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异性恋教育,“培养”一批同性恋者?我们对同性恋的恐惧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呀! 事实是,无论你是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同性恋都在各级学校存在着。 你不讲授不再歧视同性恋的课程的时候,恐同、歧视也许正在蔓延。你拒绝讲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本身就是一种“现身说法”的“教育”。 爱教育,爱学生,爱民主,爱人权,从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开始! 写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此文是为淡蓝网即将推出的《不再恐同》一书写的序) “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方刚

兴趣吗? 我还常听到教师说:“对于同性恋,我不歧视,也不支持,我中立。” 对于像同性恋者这样被主流社会长期欺压的人群,我们说“中立”,这就好比你去探望你的外祖母,正好看到年迈的她同一头闯进来的熊在搏斗,你倚着门框说:你们打吧,我中立。 同性恋者就是被异性恋霸权这头熊攻击的无助的弱势者。对于无辜者所受迫害保持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歧视,就是伤害,就是助长暴力。 所以,性教育中有歧视同性恋的内容,是不能接受的;性教育中没有反对歧视同性恋的内容,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不要再借“中立”的谎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歧视、仇恨与恐惧了! 教师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仅影响着班里那一个或几个爱同性的学生,甚至也影响到每一位学生。学生们一生对于多元、民主、人权、反歧视的态度,可能就在学校教室里打下了根基。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大声地倡导无歧视、不恐同。 还有教师说:如果我们讲不歧视同性恋,就是鼓励同性恋,就会“培养”很多同性恋学生。 你讲异性恋的时候,不担心培养很多异性恋学生吗?你讲几节不再歧视

李银河老师曾问我:在你看来,中国学校性教育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不再恐同”,从学校的性教育做起! ——写于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方刚 李银河老师曾问我:在你看来,中国学校性教育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我回答说:调情阶段,即总说要做,就是不做。 涉及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则连“调情”都没有。 即使那些热衷于进行性教育的教师,让他们进行不再恐同的教学,多数也连连摇头。我至今未见一位教师在中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进行这样教育的大学教师也只是极少数。相反,我们的学校教材中却充斥着歧视同性恋的内容。 说到不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教师的一个说法是:我们不是不敢讲,是没有必要,因为班里没有同性恋学生,学生们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有没有,你怎么知道?是否感兴趣,你说了算吗?就算你的班里没有同性恋学生,世界上都没有吗?世界上的知识不能讲吗?你班里还没有熊猫呢,哪个学校不会讲到“国宝”熊猫?我几次进中学讲性教育,让学生自由提问,同性恋都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大学生就更不用说了。再说了,从小学到博士一直都在讲政治课,学生们就都有我回答说:调情阶段,即总说要做,就是不做。

涉及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则连“调情”都没有。

兴趣吗? 我还常听到教师说:“对于同性恋,我不歧视,也不支持,我中立。” 对于像同性恋者这样被主流社会长期欺压的人群,我们说“中立”,这就好比你去探望你的外祖母,正好看到年迈的她同一头闯进来的熊在搏斗,你倚着门框说:你们打吧,我中立。 同性恋者就是被异性恋霸权这头熊攻击的无助的弱势者。对于无辜者所受迫害保持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歧视,就是伤害,就是助长暴力。 所以,性教育中有歧视同性恋的内容,是不能接受的;性教育中没有反对歧视同性恋的内容,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不要再借“中立”的谎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歧视、仇恨与恐惧了! 教师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仅影响着班里那一个或几个爱同性的学生,甚至也影响到每一位学生。学生们一生对于多元、民主、人权、反歧视的态度,可能就在学校教室里打下了根基。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大声地倡导无歧视、不恐同。 还有教师说:如果我们讲不歧视同性恋,就是鼓励同性恋,就会“培养”很多同性恋学生。 你讲异性恋的时候,不担心培养很多异性恋学生吗?你讲几节不再歧视

即使那些热衷于进行性教育的教师,让他们进行不再恐同的教学,多数也连连摇头。我至今未见一位教师在中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进行这样教育的大学教师也只是极少数。相反,我们的学校教材中却充斥着歧视同性恋的内容。

说到不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教师的一个说法是:我们不是不敢讲,是没有必要,因为班里没有同性恋学生,学生们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有没有,你怎么知道?是否感兴趣,你说了算吗?就算你的班里没有同性恋学生,世界上都没有吗?世界上的知识不能讲吗?你班里还没有熊猫呢,哪个学校不会讲到“国宝”熊猫?我几次进中学讲性教育,让学生自由提问,同性恋都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大学生就更不用说了。再说了,从小学到博士一直都在讲政治课,学生们就都有兴趣吗?

“不再恐同”,从学校的性教育做起! ——写于517“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方刚 李银河老师曾问我:在你看来,中国学校性教育现在处于什么阶段? 我回答说:调情阶段,即总说要做,就是不做。 涉及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则连“调情”都没有。 即使那些热衷于进行性教育的教师,让他们进行不再恐同的教学,多数也连连摇头。我至今未见一位教师在中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进行这样教育的大学教师也只是极少数。相反,我们的学校教材中却充斥着歧视同性恋的内容。 说到不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教师的一个说法是:我们不是不敢讲,是没有必要,因为班里没有同性恋学生,学生们对这个话题不感兴趣。 有没有,你怎么知道?是否感兴趣,你说了算吗?就算你的班里没有同性恋学生,世界上都没有吗?世界上的知识不能讲吗?你班里还没有熊猫呢,哪个学校不会讲到“国宝”熊猫?我几次进中学讲性教育,让学生自由提问,同性恋都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大学生就更不用说了。再说了,从小学到博士一直都在讲政治课,学生们就都有

我还常听到教师说:“对于同性恋,我不歧视,也不支持,我中立。”

对于像同性恋者这样被主流社会长期欺压的人群,我们说“中立”,这就好比你去探望你的外祖母,正好看到年迈的她同一头闯进来的熊在搏斗,你倚着门框说:你们打吧,我中立。

同性恋者就是被异性恋霸权这头熊攻击的无助的弱势者。对于无辜者所受迫害保持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歧视,就是伤害,就是助长暴力。

同性恋的课,就能打败那遍布整个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异性恋教育,“培养”一批同性恋者?我们对同性恋的恐惧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呀! 事实是,无论你是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同性恋都在各级学校存在着。 你不讲授不再歧视同性恋的课程的时候,恐同、歧视也许正在蔓延。你拒绝讲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本身就是一种“现身说法”的“教育”。 爱教育,爱学生,爱民主,爱人权,从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开始! 写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此文是为淡蓝网即将推出的《不再恐同》一书写的序)

所以,性教育中有歧视同性恋的内容,是不能接受的;性教育中没有反对歧视同性恋的内容,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不要再借“中立”的谎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歧视、仇恨与恐惧了!

兴趣吗? 我还常听到教师说:“对于同性恋,我不歧视,也不支持,我中立。” 对于像同性恋者这样被主流社会长期欺压的人群,我们说“中立”,这就好比你去探望你的外祖母,正好看到年迈的她同一头闯进来的熊在搏斗,你倚着门框说:你们打吧,我中立。 同性恋者就是被异性恋霸权这头熊攻击的无助的弱势者。对于无辜者所受迫害保持所谓“中立”,本身就是歧视,就是伤害,就是助长暴力。 所以,性教育中有歧视同性恋的内容,是不能接受的;性教育中没有反对歧视同性恋的内容,同样是不能接受的。不要再借“中立”的谎言掩盖我们内心深处对同性恋的歧视、仇恨与恐惧了! 教师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仅影响着班里那一个或几个爱同性的学生,甚至也影响到每一位学生。学生们一生对于多元、民主、人权、反歧视的态度,可能就在学校教室里打下了根基。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大声地倡导无歧视、不恐同。 还有教师说:如果我们讲不歧视同性恋,就是鼓励同性恋,就会“培养”很多同性恋学生。 你讲异性恋的时候,不担心培养很多异性恋学生吗?你讲几节不再歧视教师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仅影响着班里那一个或几个爱同性的学生,甚至也影响到每一位学生。学生们一生对于多元、民主、人权、反歧视的态度,可能就在学校教室里打下了根基。

所以,我们一定要在学校大声地倡导无歧视、不恐同。

还有教师说:如果我们讲不歧视同性恋,就是鼓励同性恋,就会“培养”很多同性恋学生。

你讲异性恋的时候,不担心培养很多异性恋学生吗?你讲几节不再歧视同性恋的课,就能打败那遍布整个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异性恋教育,“培养”一批同性恋者?我们对同性恋的恐惧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呀!

事实是,无论你是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同性恋都在各级学校存在着。

你不讲授不再歧视同性恋的课程的时候,恐同、歧视也许正在蔓延。你拒绝讲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本身就是一种“现身说法”的“教育”。

爱教育,爱学生,爱民主,爱人权,从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开始!

                          写于同性恋的课,就能打败那遍布整个生活中的、无处不在的异性恋教育,“培养”一批同性恋者?我们对同性恋的恐惧已经到了怎样的地步呀! 事实是,无论你是否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同性恋都在各级学校存在着。 你不讲授不再歧视同性恋的课程的时候,恐同、歧视也许正在蔓延。你拒绝讲的态度,本身就是一种歧视,本身就是一种“现身说法”的“教育”。 爱教育,爱学生,爱民主,爱人权,从进行不再恐同的性教育开始! 写于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此文是为淡蓝网即将推出的《不再恐同》一书写的序) 2013年“国际不再恐同日”到来之际

 

(此文是为淡蓝网即将推出的《不再恐同》一书写的序)

 

  评论这张
 
阅读(24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